汉奸理论的始作俑者许衡

谈及中国汉奸,相信大家都能如数家珍,说出一大堆,比如中行说、张弘范、吴三桂、洪承畴、范文程等。在网络上,对谁是中国第一汉奸争论不休,各持证据。然而,中国第一汉奸并非他们,而是一个鲜为人知的人物!

此人名字叫许衡,出生于金国控制下的河南,后来成了元国忽必烈的重臣,政治地位还是比较高的。另外,此人还是蒙元百科全书式的通儒和学术大师,主持研订《授时历》!总之,无论学术地位,还是政治成就,都非常高!

客观的说,在中国历史上,像这样的“汉奸”多不胜数,为何偏偏许衡是中国第一汉奸呢?原来,许衡创造了一个卖国理论,成为后世汉奸卖国的理论基础。从此,卖国做汉奸不再遭人鄙视,而是遵循孔子的教诲了!

“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相信大家肯定听过这句话,意思是:中华寻求的是文化认同,而不是血统、族群认同!所以,夷狄到了中国,只要信奉中国文化,那么就变成中国人了,他们做皇帝统治华夏,就理所正当!

在古代社会,这句话的威力非常大!《资治通鉴》中就说,礼义廉耻是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之将亡。所以,读书人更要讲究廉耻,投降做汉奸肯定让人不齿!

然而,如果结合这句话,你就会发现一个恐怖事实,即:投降异族,做了异族的鹰犬,不再是汉奸了,因为“夷狄变成中国人”了。既然如此,那么就属于“各为其主”,中国人的内部争斗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句“汉奸的理论基础”是谁说的呢?在许衡嘴里,是孔子和韩愈的共同创作!但问题来了,孔子和韩愈都是坚定的“华夷之辨”的拥护者,怎么会说出这种汉奸理论呢?

原来,韩愈曾说过:“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今也举夷狄之法,而加之先王之教之上,几何其不胥而为夷也?”显然,韩愈表达的意思很清楚,最后一句意思是“我们不全都要沦为夷狄了?”

对于韩愈的话,许衡从中抽取了“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并将之改为“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于是,做汉奸不烦恼的理论闪亮登场了,深刻影响后世的汉奸近千年,直至今天!

回想清军入关,以及清国统治的200多年中,张廷玉、刘墉、曾国藩等人,都用这句话自我安慰,用这个理论解释自己行为的正确性。否则,面对华夷之辨,他们还如何坦然为通古斯人服务?至于抗日战争时期不断出现的汉奸,相信这句话也有功劳吧!

所以,笔者才将许衡列为中国第一汉奸,他的理论有剧毒,至今仍是!如果再遇到外敌入侵,华夏民族面临危机之时,“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只要外敌使用这套汉奸理论文化,所以我们就心甘情愿的投降,为他们服务?

另外要说的是,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了,但彼此却未必能和平相处。无论是在蒙元,还是满清,特权制度一直存在。蒙元有四等人制度,满清有八旗特权等。也就是说,“夷狄不是变成中国人”了,而是变成“中国上等人”!

文:昊炁文苑

兴汉运动需要建立的重要共识

1、 我們贊同漢服是漢民族服裝。
2、 我們認為曳撒、立領、貼裏不是漢服。
3、 我們反對漢服是古裝、穿越及民俗服裝的說法。
4、 我們贊同蒙元與滿清非中國,不能掩蓋歷史,也不能將此與當今民族政策混為一談。
5、 我們認可,從歷史來講,中華民族指的即是漢族,當今其他民族是依政策加入的關係。
6、 我們認可歷代漢人王朝所寫歷史為正史,歷代漢人政權為正統朝代。
7、 我們認為,在其他民族史觀以及外來意識形態影響下所寫的中華歷史不是真實的歷史,也不
予認可。
8、 我們認為,正說殖民史以及清宮戲等是荼毒漢人之毒草。
9、 我們贊同漢本位的主張與提法,認可“皇漢”這一稱謂。
10、 我們認為,漢服不宜過早商業化,也不贊同任何將漢服定義模糊化的作法。
11、 我們認可早期漢網對漢運的發起之努力。
12、 我們認為,漢本位思想是漢服運動的指導思想。
13、 我們不反對其他民族穿漢服,但反對其他民族解釋、定義、有意影響漢服及主導漢服運動。
14、 我們認為,列入《韃系書目》中的書不宜漢人閱讀,應自覺抵制。
15、 我們反對其他民族出書立說定義漢族、塑造漢族形象及胡編漢民族歷史之行為。
16、我們認為,紫禁城等建築及其相關符號章纹,龍鳳圖騰等是漢人故有文化資產,反對其他民族 强行代表。
17、我們不認為旗袍是漢民族服裝,實際是出現於上世紀二十年代用於救亡意圖的旗人服裝。
18、我們不贊同民初的“五族共和”、梁啟超的“中華民族論”以及費孝通的“多元一體民族 論”等看待中華的視角,反對它們代表漢人立場。
19、我們反對任何削弱漢民族凝聚力,限制漢民族健康發展的任何理論與實踐作法。
20、 我們反對“朝代論”、“融合论”、“输血论”、“地域論”、“階級論”、“內亞論”, 我们認為漢民族是一個整體,也是中華的天然主體。
21、我們認為漢民族的歷史是連續不斷的,輝煌的,繼往開來的。
22、我們反對以西方人的方式解構中華歷史。
23、我們反對外來夷神教向漢人傳教。
24、我們認為儒學不應該成為其他民族的制漢工具,而應是漢民族的民族學問的組成部分。
25、 我們尊重漢統時期歷代帝王對中華的統治權與統治歷史,我們反對對他們的肆意歪曲的行 為。
26、 我們認為,漢人百家姓及其創造成果代表了“中華”本身的意義,宗族是漢民族走向凝聚的 力量。
27、 我們認為,漢人共祭炎黃是漢人身為炎黃子孫應盡的義務,體現了漢人合族的精神。
28、我們認可,文化辛亥的使命,漢人興漢的理想,我們堅持主權在漢的主張。

作者:兴汉智库

汉本位是汉族之根本、华夏之根本

一些人鼓吹民族团结、民族融合,并站在所谓热爱国家、热爱人类、世界大和平的立场。

就像张三上了你的女性亲人,你不可怨恨甚至反抗,反倒是欢迎才是对的。因为,张三成了你家庭一份子,他就是你的兄弟民族,他就是你的民族英雄,那些反抗过张三的都是罪人。所以:刘渊、石勒、侯景、安禄山、史思明、完颜阿骨打、金兀术、铁木真、忽必烈、努尔哈赤、黄太吉、多尔衮、东条英机等等全是促进种花民族团结与融合的千古英雄!反之:妇好,李牧,蒙恬,卫青,霍去病,陈汤,公孙述,祖逖,刘琨,冉闵,刘裕,陈霸先,李世民,张议潮,狄青,岳飞,韩世忠,梁红玉,文天祥,朱元璋,戚继光,卢象升,史可法,李定国,郑成功,洪秀全,孙中山,薛岳等等,全是阻碍种花民族和谐与融合的千古罪人!

可笑荒谬的歪理邪论!!

此种歪理邪论,受了国家主义与国际主义的荼毒。须知政权是一时的,但民族是永恒的,人类历史就是一部民族斗争史,国家不过是外面包着的一层皮罢了。犹太人几千年没有自己政权,但他们这几千年还是一个民族,直到以色列建国前。在单一民族基础上建立的政权,才是稳定的,否则是松散的,随时会有解体的危险。当然可以用意识形态来凝聚,但终究只能是一时之计,苏联解体与南斯拉夫解体便是明证,美国因为有一亿白人作为强大后盾,原住民印第安人被屠戮,所剩无几,各州又无自由退出权利,才延续至今,但黑人与沙漠教徒的扩张,必定也一定是美国的最大隐患。

至于国际主义,它在现代典型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衍生于基督教,间接衍生于犹太教,发明者马恩也是犹太人,犹太教坚守的是犹太民族本位。犹太人自己坚持民族本位,为何自己搞出的超民族的共产主义,自己却不用?还有主体民族虚无主义、文化多元主义、动物保护主义,犹太人也是不碰的。可是这些东西在中国与美欧等地区很有市场。国际主义这个词听起来很好,让人想到白求恩来中国医治抗日将士,但如果中国没爆发战争,白求恩会来吗?在发达的加拿大享乐,来中国受苦干啥?是不是傻?再者,当年那些入侵中国的侵略者,又有几个真讲国际主义的?日本侵华,真的是来实现中日亲善,东亚共荣?南京那几十万亡灵死不瞑目!!

张三上了你的女性亲人,他绝不是你自家人,而是你们一家的仇敌,在古代乡村一些地方是要浸猪笼的,乃至杀头也不为过!

我们应该是以汉本位、汉民族主义为根本,那些人无非认为谁占有汉地、占有中国,就对其政权与外来附带的一切产生认同,这大错特错!!真是那样的话,岂不是大敌来临不抵抗,众人争做带路党??因此:惟有民族主义兴汉族!!惟有民族主义兴华夏!!!

作者:花城田雨

汉服复兴者对曳撒应有的态度

1、按源流,曳撒属于蒙古服系,其前身是扎马,发明人是蒙古人。

按功能,蒙元时做为礼服(彼很看重),大明做为少数卫士穿著(我仅作戎装)。

做为赐服,发生在元代及明初过渡期。终明一代,只作为卫士戎装存在,汉人已去其尊贵性(蒙古人赋加的),还原其本质。

2、认定曳撒为蒙古服的意义在于,不反对也不影响因个人喜好而穿著,但不能作为汉服来推广。个人喜好和民族服装间两者重要性与性质截然不同,不应混淆。如此则斩断了鞑系势图以融合装确定汉服标准,操控汉服运动之黑手。

3、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是基于军事便利(如伪装等),目的是与异族作战,是古人当时面对胡人时所做的军事上的应对措施,不是改进汉服或更正汉服定义。明代朝廷卫士选用曳撒也是基于同样目的。今天中国人各行各业全部穿西装,我们不能讲西装也是汉服,是同理也。

4、如果把曳撒说成汉服,就如同把铁木真当汉人祖先一样荒唐,即使是蒙古人也会认为可笑。(故意捣乱的除外)。

5、要针对的是汉服标准来谈,维护的是华夏之真义。对于汉服运动出现的偏差也应该有人出面来纠正。

6、今天境内异族及混血文化人却把重点宣传集中到汉人“接受”胡服上面,强调汉人之“接受”。

类似有人喜欢将头发染成金发,这明显是模仿洋人,但经过影视媒体之宣传搞成时尚与主流。用一假(金发),遮盖了本真(黑发)。少数人做为喜好,或搞胡服骑射活动皆可,仅是喜好。如果当作汉服宣传,其定位则在民族服装。那麽就要有标准。个别汉服社团不仅在网络上宣传,还拍成记录片向全国宣传,而且宣传为“汉服”,误导天下人大矣。普通百姓根本无法分辨,仅根据观感就断其为“汉服”。长此以往必压制汉服主体形制,则获益的一定是异族。

实际上在抢夺祖先所确定之“汉服”定义话语权,扩大“汉服”内涵到胡服。

另外再加上有异族混血常年在网上(如注册百度贴吧)宣传汉服普通衣服论,去汉人核心价值观,两者综合,彼搞什么事情就不言自明。

如果不出声,听之任之,则情况会变得很糟。

若按异族参与汉服运动,却宣传伪汉服思想,把汉服只当作是普通衣服一件,绝不会有汉服本身所具有的辉煌意义。

沿著异族混血所宣传的伪汉服思想走下去,汉人绝不可能复兴。非但不能复兴,并且还多提供给异族一个防汉制汉的手段。

慎之,慎之。

曳撒汉服论者所引用资料如下:
《明史》乾隆年 桐芦张廷玉撰
《钦定续文献通考》 清朝康熙年间朱奇龄撰
《元明事类钞》清姚之骃撰
《穀城山馆诗集》(满清山东巡抚采进本),明于慎行撰。采者,採集也,进者,进贡也。
《通雅》方以智,生于明万历三十九年,卒于清康熙十年.
《陵川集》元代文人郝经作品集
总共提到曳撒有七处,皆言“行役”及游玩所穿著(明史)。“行役”即旅行也, 类似今天穿运动服, 而游玩观赏时穿著(钦定续文献通考)和今天的动漫迷COS举动相类。
基本为小众人群活动时,兴之所致也。
今天若有人穿戏服上街,我们不能指认彼即代表汉服,相同也.
引用皆来自《四库全书》去汉之洁本,其来源为两部份:一部份为沦陷期作品,另外为各地巡抚采进即是地方官汉奸们奉异族殖民主子之命(乾隆)搜掠汉人著述,为编写洗脑汉人专用之《四库全书》所征集的汉人的民间书籍。
所有汉人的民间书籍,一经选用(钦定),则抽剜删毁之标准动作已告完成。
所谓曳撒资料,基本属于以鞑证汉情况。

注: 《四库全书》 属于《鞑系书目》中最重要的构成部份,是鞑系祸害中华之理论支柱。

作者:王闻达

一个人必须汉本位意识觉醒,才能算觉醒

因为汉服运动的出现,很多人觉得穿汉服就代表自己觉醒了,其实不是的。

在人人不懂汉本位的时代,今天凭兴趣穿汉服,明天没兴趣了,就会脱掉。

一个人必须汉本位意识觉醒,才能算觉醒。

汉本位思想复兴后,汉服回归都不是事儿,大家主动去穿,不用号召。

穿汉服,不能抹平民族创伤。

异族杀害我们的祖先,计生我们的儿女,抹杀我们的生存空间,我们在异族罪犯面前,显摆一件漂亮衣服,有什么用呢?

抚平创伤的方式,是以怨报怨,用异族迫害我们的方法,反击回去。

一个民族强大本位意识的背后,是其他民族流下的血与泪。

作者:花城田雨

冉天王闵《讨胡檄文》

稽古天地初开,立华夏于中央,万里神州,风华物茂,八荒六合,威加四海,华夏大地,举德齐天。蛮地胡夷无不向往,食吾汉食,习吾汉字,从吾汉俗,此后胡夷方可定居,远离茹毛饮血,不再兽人。然今,环顾胡夷者,无不以怨报德,抢吾汉地,杀吾汉民。中原秀丽河山,本为炎黄之圣地,华夏之乐土,而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前晋八王乱起,华夏大伤,胡夷乘乱而作,扰乱中原,屠城掠地。永兴元年,胡狗鲜卑,大掠中原,劫财无数,掳掠汉女十万,夕则奸淫,旦则烹食,千女投江,易水为之断流。羯狗之暴,以汉为“羊”,杀之为粮。永嘉四年,围猎汉民,王公忠烈射死者十余万。不日,夷人匈奴,四面纵火,烤汉为食,死者二十余万。太兴元年,愍帝受辱,崩于匈奴。凡此种种,罄竹难书!

今之胡夷者,狼子野心,以掳掠屠戮为乐,强抢汉地为荣。而今之中原,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天地间,风云变色,草木含悲!四海有倒悬之急,家有漉血之怨,人有复仇之憾。中原危矣!大汉危矣!华夏危矣!

不才闵,一介莽夫,国仇家恨,寄于一身,是故忍辱偷生残喘于世。青天于上,顺昌逆亡,闵奉天举师,屠胡戮夷。誓必屠尽天下之胡,戮尽世上之夷,复吾汉民之地,雪吾华夏之仇。闵不狂妄,自知一人之力,难扭乾坤。华夏大地,如若志同者,遣师共赴屠胡;九州各方,如有道合者,举义共赴戮夷。以挽吾汉之既倒,扶华夏之将倾。

作者:冉闵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汉士兮卫我族——华服无名,汉家当醒!

清明之前,风和日丽,天气渐暖,颇有初夏之气候,未料时节一到,风云突变,大风肆虐,寒雨突临,尤甚京都飞雪,冰雹无常,怪异至极。

又闻鞑系分子旗装鼠尾,招摇孝陵,路边汉人起而攻之,人人喊打,狼狈不堪,随之清明时节,数百皇汉同袍齐聚新郑,公祭汉祖轩辕,汉衣汉礼,声势颇大。未及欣喜,庙堂之上,“华服”出炉,居高临下,生搬硬造,不辨名义,暗藏歧图,结联汉社,网络同袍,欲化皇汉于无形,收汉家于各族,揽同袍于私有。名不正而行事为之欺,名为敬祖,实则欺祖。

呜呼,兴汉救族,十载有余,每逢清明,大风忽起,明争暗斗,跌宕起伏。鞑系明抢则皇汉奋击,鞑系暗夺则同袍易蔽,环环相扣,夺人眼球,稍有不察,顾此失彼。皇汉者,光明正大,邪恶不能侵,高山不能压,波涛不能撼,百花不能染。皇汉者,一心为汉,不为穷苦所易,不为声色所动,不为宵小所蒙,不为强权所屈。皇汉者,坚守汉本,不为长久所哀,不为一时所动,不为无为而叹,不为沾沾而喜,谈笑有鸿儒,往来有白丁,弃我去者不强留,乱我心者不自投,皇汉者,保汉卫祖,击爪牙于粉碎,辨阴阳如夜昼,止同袍于悬崖,醒庙堂如擂鼓,皇汉者,心如磐石,志若骄阳,静如处子,动若脱兔,皇汉者,知斗争之激烈,晓鞑系之狡诈,明敌我之难辨,识庙堂之两端。皇汉者,有一时之激愤,有长久之忧思,慨当以慷,忧思难忘。皇汉者,与鞑系为死敌,与庙堂为君子,与同袍为兄弟,与族人为亲亲。呜呼皇汉,大哉皇汉!

激荡之余,慷慨之息,细读团团之公告,华服之词,突兀至极,不下定义,模糊两可,言语不详,直接开图,汉服夷装,皆归华服,通篇华服,不见汉意,明目繁多,闻所未闻,无怪皇汉之质疑,同袍之不察。若地方小庙如此行事,则皇汉同袍必定嗤之以鼻,不与合作,然京师大庙之高,令人目瞪口呆,眼花缭乱,犹如暗夜之新烛喜为白昼,高山之野草惊为仙药,大殿之顽石以为白玉,深海之沙粒以为珍珠,喜极而泣,惊极而动,图亮字不明,目聪耳易聋,浑不知鞑系之幕后,布局长久;藏庙堂之深处,借刀他手;欲假华服之虚名,收汉服于囊中,变华夏为各族,改汉祖为共祖。遥想兴汉之初,汉服方兴,华服之词,偶见于鞑系,不以为意;彼时汉服日兴,旗袍落幕,鞑系虽阻,不能成功;然今日皇汉之兴,令贼惊惧,汉服之盛,不能力敌,观同袍之所需,突使杀招,蓄谋一击,烟雾缭绕,颠倒众生,方知鞑系之手段,防不胜防。鞑系者,遗之于郊野小打小闹,轻易可破,遗之于庙堂择机而动,无处打力,轻则无济于事,重则伤及无辜。非溯源不能明晰,非初心不能端倪。汉服之始,激斗马褂,兴汉之初,亡国之殇。今华服若成,必为各族之共有,则旗袍马褂复出有名,若为华服,岂非唐装?旗袍唐装重归一谈,十年之功,旦夕可没。若旗装重归衣冠,则何来剃发易服,何来蒙元满清?皆归中国矣。

回顾百年,清末民初,反清复汉,自始不绝,满贼惊惧,惶惶度日,满汉一家,混淆不成,及至辛亥,五族共和,窃留王都,抗战之始,叛出京师,妄图东北,身败名裂,又至共和,中华民族,迎合庙堂,兄弟相争,满遗喘息,改革春风,得遇良机,篡汉虚汉,不遗余力,族人蒙昧,峰回路转,兴汉忽起,犹如天助,华夏汉族,始得归一,惶惶如犬,不能啸天,急急如鱼,暗藏汹涌。呜呼,满汉一家,五族共和,中华民族,华服华族,一脉相承,一丘之貉,窃华夏之正位,昭然若揭,驱汉家于边缘,翻云覆雨。是可忍孰不可忍,皇天后土,不敢不明,华夏先祖,不敢不敬。有鞑系如此,辱我先皇,蒙我同袍,借庙堂之高欺宗庙之不兴,假君子之手行小人之阴毒,乘复兴之风攻汉家之联营,如此欺上蔽下,瞒天过海,真当我汉家无人乎!

或曰:华服之意,不能明说,你知我知,谁人不知,汉服正兴,自当为主,些许小疵,无需忧虑。大谬哉!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道已远,道已远则汉不兴。汉服有名,兴汉有名,则何必以正名套假名,以实名陷虚名!岂不是弄真成假,自毁长城!

汉家有云: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杀机隐现,天地示警,皇汉同袍,焉能不警惕乎?

或曰:贼虏窃据三百余,偷天换日百年行;
汉家复国今未竟,文化辛亥十载功;
鞑系浸淫庙堂中,汉士操练乾一龙;
明争暗斗事不休,修鳞养爪军不动;
欺我不动贼先动,借刀舞剑暗劫营;
同袍不识鱼肠剑,不见匕首图未穷;
奔走相告以为喜,安知迷兔是雌雄;
亡羊补牢失先机,振聋发聩当自醒;
掩耳盗铃不可取,聪明终被聪明误;
大道至简正汉名,避重就轻汉不兴;
兴汉救族十余载,不为小利失大义;
天外飞喜不为喜,福兮祸兮有深意;
军中虽无子房谋,皇汉岂能无自律;
击鼓鸣金有法度,进退自如众志心;
待到夜尽天明时,破敌十万不成军。

作者:永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