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承德看满清的殖民政权本质

承德,位于河北省北部,北京市的东北方向。是河北省省辖市,处于华北和东北两个地区的过渡地带。承德最为的出名的地方就是承德有一座满清的避暑山庄——承德避暑山庄,是满清皇帝的避暑之地,也是满清皇帝骄奢淫逸之地。西元2017年4月末,我因故到承德出差,虽然没有到避暑山庄去,但是也感受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信息。

从郑州到承德,没有直达的火车,于是我们只能坐高铁先到北京,然后再从北京坐大巴车到承德。从北京到承德,大巴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了4个小时。这一路上,出了北京之后,基本上都是崇山峻岭。在地理上,北京以北都属燕山山脉。燕山山脉从河北北部一直延伸到渤海岸边,山势险峻。其西边又与阴山所衔接,构成华北平原的一到天然防线。所以,才会有秦朝、明朝在此修建长城以阻挡游牧民族对华夏的入侵。所以,可以说,长城,就横亘在北京与承德之间。而北京与承德之间的高速公路,也基本穿行在山脉之间。遇山开洞遇沟架桥。高速公路,就从长城的脚下横穿而过。然而,即便有高速公路,即便有无数的隧道和桥梁,从北京到承德仍然用了4个小时。我们无法想象,在满清时代,交通条件极其落后的条件下,在出门基本靠走,遇山基本靠爬,遇沟基本靠溜的情况下,一个普通人从北京走到承德,大概会用多少时间呢?我粗略估计了一下,每天走12个小时,也差不多需要一星期的时间。然而,满清狗皇帝不是一个人去的避暑山庄,而是一大群人,从后宫嫔妃、太监,到文武大臣、护卫随从,一行人少说也要10000人左右。而且,满清狗皇帝必定不会走路或者骑马,而是会坐辇或者娇子。后宫嫔妃更是如此。而那么多人一路上走走停停,也要携带很多的粮食和水,这样一支庞大的队伍,携带众多的行李,从北京走到承德,我估计最少得一个月。而这期间所花费的银两,无疑是老百姓去承担。而这笔费用,本来是可以省去的。由此可见,满清的狗皇帝为了自己的享乐,耗费了多少的人力、物力、财力,剥削压迫了多少的汉族老百姓。满清统治者的骄奢淫逸可见一斑。

而承德避暑山庄,现存的占地面积是564万平方米,而北京故宫的占地面积是72万平方米。承德避暑山庄的面积相当于8个故宫那么大。我们知道,承德避暑山庄建在群山之间。那时候交通极其不发达。在交通闭塞的山区修建那么大的一座庄园,所需的建筑材料的运输的困难性可想而知。然而满清不仅修了,而且修的比故宫的面积还要大七倍。可以想象,当时又需要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来修建这么一座庄园。而同样,这些钱仍然需要汉族的老百姓来出,满清的狗皇帝为了自己享乐,又一次残酷剥削压迫汉族百姓。其残忍无道,可见一斑。再者,满清可不止修建了避暑山庄这一座庄园,圆明园,颐和园,都是满清的皇家园林。这些园林,一个比一个富丽堂皇,一个比一个规模宏大。现在很多恬不知耻的人说这是为中国的园林艺术做出了贡献,而实际上,这都是残酷压迫老百姓的实证。是满清统治者人面兽心的体现之一。

此外,满清的首都是北京,明朝的首都也是北京。满清的时候,北京的夏天热,那么明朝的时候,北京的夏天就不热了吗?为什么只有满清的皇帝会在承德修一座避暑山庄,而明朝的皇帝则没有修避暑山庄呢?是明朝的皇帝傻吗?其实不是。明朝皇帝没有修任何避暑山庄,不是因为傻,首先是因为明朝是真正的中国,是汉人自己建立的朝代,统治者首先想的是如何安抚民心稳定江山,所以不会去想方设法地欺负老百姓。第二,明朝皇帝就算是想骄奢淫逸,也会受到内阁及大臣的监督和阻挠。嘉靖皇帝只是修个道,就被海瑞骂了个狗血喷头,更别说修一座相当于八个故宫的避暑山庄了。君不见正德皇帝只是在皇宫内修个豹房都被现在的某些人骂为大兴土木、骄奢淫逸了吗?真是讽刺,满清修了一座又一座庄园,是为了中国的园林艺术做贡献;明朝正德仅仅只是修葺了一下故宫的房子,就被批评为骄奢淫逸,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双重标准玩的真溜。而满清狗皇帝之所以敢于一座接一座地修园林,除了没有机构能够监督他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满清的殖民政权本质。

满清侵占中国建立的是殖民政权。汉人在满清的统治下过的是亡国奴的生活。殖民统治自然不会为亡国奴着想,而满清之所以要侵略中国,就是为了压迫奴役中国人,以便于他们过上骄奢淫逸的生活。承德的避暑山庄,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从承德的避暑山庄,就能看出满清的殖民统治的本性。

作者:思我华夏/张向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