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是元清蛮夷外来之物

说完了华夏饮食文化的胡化,再说说中国饮酒文化的胡化。

中国人喝酒的资格最老。历史学家一致认为,中国的谷物酿酒起源于新石器时代,具体是在仰韶文化时期还是在龙山文化时期尚有争议,总之是洋人望尘莫及。

酒的种类,尧舜禹三代时就有澄酒,又称“清酒”,是久酿后又滤去酒糟的米酒;现在的日本还保留着中国古法酿造的清酒,不过又变成了日本文化的一个符号了。

还有醴酒,又称“醪糟”,是短期内酿成的连糟糯米酒;再有香酒,又称“鬯”,主要用香茅草加在米酒里浸泡的酒。这些酒,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浑浊。明朝中期的大才子杨慎曾有《临江仙》一首: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里的浊酒是相对于清酒而言的

在蒙元侵略以前,就是到南宋为止,我国的酒都是发酵酒,度数最多不高过二十度,大多是十度以下的米酒。米酒味道甘酸,但很是浑浊。米酒到宋代依然在民间流行,所谓“莫笑农家腊酒浑”说的就是这种酒。

因为米酒的浑浊,古时候,在比较正式的场合用的酒,是需要过滤澄清的,这个工序叫做“缩酒”。但米酒虽经“缩酒”,仍浑浊,所以想在西汉喝上清亮的酒是不可能的。

唐人饮酒,最常见的是酒体颜色发绿的浊酒,即白居易诗中的“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把浊酒经过加热再过滤,可以得到更高级的烧酒,这种酒酒体偏红,唐人喜欢称之为“琥珀色”。唐代酿酒的大师中,最有名的是太宗的名臣魏征,他曾经将自酿的“酃渌”“翠涛”进献给太宗皇帝,李世民很是喜爱,特地写诗为魏征的酒“做广告”:“酃渌胜兰生,翠涛过玉薤。千日醉不醒,十年味不败。”魏征酿的酒,是颜色偏绿的浊酒。

我国古代有清亮的白酒是后来的事了。蒸馏烧酒技术是蒙古西侵时期从波斯那里学来的带来的,非华夏之物,而华夏此前正统的汉酒一直就是酿造酒类,如米酒,黄酒和其他粮食酒,如今中国长江以南地区的汉人依然喜欢喝黄酒,尤其上海,苏南,浙江地区的汉人,而长江以北的汉人多喜欢饮用高度白酒,可见胡化的风气确实是,越往北受胡人的影响越大。

而在明代时从小说和其他来看虽然已经出现了烧酒,但是酿造酒在民间地位还是十分重要,尤其是在南方一带。

而真正把蒸馏烧酒发扬光大还是满清,满清入关侵占中国后,生于西伯利亚通古斯蛮荒之地的他们,对高浓度和极度抗寒的蒸馏酒更是情有独钟,因此入口辛辣、浑身发热的蒸馏酒又渐渐替代了香醇浓郁、后劲很足的发酵酒,成为了主流,直至今日。

目前蒸馏烧酒已经成为了严重毒害汉人的毒瘤,也是许多的恶性疾病之源,和餐桌陋习胡闹的源泉。

如明时还用袖子遮酒杯的谦虚饮酒还有投壶等游戏,而满清时期由于旗装的窄袖所以就失传了改为了大声喧哗的逼酒和猜拳之半野蛮之俗并且至今被西方人所耻笑,我汉人需要摒弃逢宴必醉的陋习,强健身体和保持清醒的头脑,拒绝用蛮夷的高度白酒自残的行为,恢复华夏汉宴的雅趣。

作者:昊炁文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