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道

道,路首也,源头也。明刺客之道,必究刺客之源。

说文曰:君杀大夫曰刺。刺,直伤也。君者,君子也,管理者之泛称。大夫,一方封地之主。可见刺本是大夫之争,乃政治行为。故刺于杀不同。刺为君子之杀也。

又曰:客,寄也。自此托彼曰客。有客必有主也。主交事于客,客托身于主。故刺客乃为主行事。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也。

刺客非暗杀也。今人以为刺客皆暗杀行为,误区也。刺,直伤也。直伤者,必求一击而竞。可以暗刺,亦可明刺,皆图一击而中。刺客列传中,专诸刺僚,豫让刺襄,荆轲刺秦乃暗刺。曹沫聂政皆为明刺。曹沫执匕首劫桓公,最后桓公尽归鲁地,曹沫投其匕首。可谓有惊无险,代价最低。或曰即兴表演或曰上刺。再看聂政“杖剑至韩,韩相侠累方坐府上,持兵戟而卫侍者甚众。聂政直入,上阶刺杀侠累,左右大乱。聂政大呼,所击杀者数十人”更是一种明目张胆的刺杀。聂政刺韩,如白虹贯日,可谓自信也。暗刺者中,唯专诸成事,其余皆败,可见人算不如天算,明刺不失良法。

刺客非侠客也。侠者,大人护佑小人。乃君子为民,以强扶弱,偏于防守。刺客则多为以弱击强,实为进攻。理念不一也。侠者多源于墨家,墨家主张兼爱,非攻,故墨攻实为墨守。刺客必有政治之争。故刺客之风险远远大于侠客之风险。刺者不死不休,往往舍身取义,杀身成仁。侠客则可为两三人事,可为君子大事。然刺客必图大事也。

刺客之法,出奇制胜。暗刺明刺皆需出奇。曹沫之法,随心所欲,前无古人,故奇也。专诸要离之法,精心算计,实为人谋出奇。聂政之法,明目张胆,则是神勇异常出奇,换做他人,早被乱刃分尸久矣。悲催莫过于豫让,吞碳为哑,漆身为厉,不可谓不专业,奈何对方命不该绝,感觉出奇,故奇而不能出奇,实为无奈。

刺客之法,一气呵成。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机不可失,好运难再,一击不中,再难成事。聂政白虹贯日之势,可谓经典。同样是蓄势待发,专诸一击而中,故成事。荆轲一击不中,再无良机。至于豫让,既被对方礼送出门,又何谈成功乎。

刺客之法,不死不休,无论成败,几乎难免一死。无必死之心,坚定之志,不足以为刺客。

小人曰杀,君子曰刺,刺不为私也。刺者,寄性命于主,身不在,何以为私。故刺者为公,刺者求义。

夫君子家国天下。然民族不在,何有家国。故上上刺乃汉家刺。春秋之际,诸侯相争,大国图霸,小国图存,故刺客大行。刺客之主,一国之君。所刺者,他国之君。刺客之义,诸国之义,皆为国刺。然何为汉家刺。刺客之主,汉家之先祖。刺客之敌,鞑虏之贼首。刺客之义,民族之大义。大行其道,辛亥之际也。铁血横流徐锡麟,舍身殉义彭家珍,视死如归吴梦侠,秋风秋雨鉴湖侠。正如吴樾所言“一个我死去,千万个我站起来,前面的人倒下去,后面的人站起来,只要我不被杀死,我就一直干下去;只要我不死,就永不住手。这样,我就算死了也是成功了。”华夏沉沦,国之不在,光复汉家,必有一刺。暗刺尚如此,明刺更何堪。喻培伦身负炸弹,林觉民与妻遗书,大义所在,性命置之度外,私情不能卷顾,必为汉家复兴拼死一刺。行刺者,何止千万乎。

刺,文武之道也。有文刺,有武刺。刺客之道,文武并行。辛亥之际,武刺风行,然亦有陈天华,邹容,章太炎之文刺。武刺者,有枪林弹雨之明刺,有血溅五步之暗刺,推翻鞑虏政权,重立汉家门庭。文刺者,宣传革命思潮,鼓吹革命口号,唤醒昏昏族人,激荡悠悠汉魂,一言一行,皆直伤也。陈天华滔海赴死,悲愤无语,不刺而行刺客之大道。

夫刺者,以弱击强,革命之先行也,以微积势,革命之要诀也。故刺客道,为革命之利器也。革命之道,实为刺客之道。革命之发,必有檄文,无不为汉家之大刺。或曰:汉家刺客之宗旨何也。孙公曰: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浩气黄花,七十二烈,前赴后继,以身践诺。

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辛亥。鞑虏倒台,遗毒不消,今之革命,文化之革命,今之辛亥,文化之辛亥,故文刺大行之。汉服运动,实为兴汉救族运动之先锋。穿汉服,行汉礼,祭汉祖,兴汉道,所言所行,无不直刺满遗之命门。服章之美谓之华,礼仪之大曰之夏。故曰:汉服,汉礼,兴汉之利器也。所刺者,满遗,伪中华也。所伤者,崇洋也。汉家有云:承先祖之志,怀复兴大义,自天佑之,吉无不利。观今之同袍,无不承先志,持利器,怀大义,刺满遗。万万同袍携手共进,岂不为浩浩之汉家刺客,皇皇之文化先锋乎,故有万万族人尽复醒来,华夏气象风行九州。

或曰:汉家之大刺客,当属冉闵。当是时,汉家衣冠南渡,中原尽落敌手,以一己之力,敌胡人尽数,灭羯族,杀胡令,救族人于豺狼之口,存血统于腥膻之间,汉家之大刺客也。

或曰:太祖灭元。华夏沉沦殆尽,始于蒙元。太祖起于布衣,纳贤才,招汉士,复中国,追漠北,汉家之大刺客也。

或曰:大公无私孙逸仙。奔走呼喊,屡败屡战,海外筹钱,海内招命,收拢人心,组织起义,登高一呼,贼虏胆寒,满清誉之四大寇之首,岂不为汉家之大刺客乎。

或曰:壮志凌云。风雨欲来,万物寂然,潜龙跃天,敢为人先,身体力行,衣冠先行。引得四方汉士骚动,九州同袍共行,岂不为汉家之大刺客乎。

或曰:宋豫人。立榆坛,筑汉基,开汉营,养汉士,入则晕论天下,出则鼓动四海,重构文明,培养士人。短短数载,自称体系,鞑系为之恐慌,西系因之动摇,汉家之大刺客也。

或曰:大汉之风。阎贼嚣张,欺瞒族人,故怒不可遏,反手一刺,乃大义使然。于是乎满遗惊惧,同袍振奋,舆论愕然,族人恍然,汉家之大刺客也。

或曰:文怀沙。四库出,汉书亡,族人被蒙,汉道不明。召集汉士,再塑经典,四部文明,伸张汉道,汉家之大刺客也。

或曰:溪山琴况。

或曰:天涯在小楼。

……

历史大势,浩浩荡荡,英雄辈出,刺客先行,汉家之大刺客多矣。

所谓汉家刺,心中有主,汉家之先祖,故天佑之;心中有义,民族大义,故心坚之;心中有法,不死不休,故惊天地而泣鬼神。

故刺客道,源于大夫之争,成于春秋战国,盛于辛亥之际,而大兴于此时也。或曰:天下人管天下事,汉家人行汉家刺。汉家刺客,多多益善。不刺不足以驱除遗毒,不刺不足以惊醒西洋,不刺不足以辨明真伪,不刺不足以重生华夏。愿我辈人人争先,行文刺之道,竞辛亥之功。

作者:腾王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