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了,被捧上神坛的金庸“大侠”

吴六奇(1607—1665),明朝末年梅州人,嗜酒好赌之徒,花钱买了个邮驿的职位,因受不得约束,隧浪迹各地,因耍勇好斗,被称为“铁丐”,到浙江遇海宁望族名士孝廉査伊璜增金归故里,并荐之于军方,后纠集乡勇,称雄乡里,镇压地方乱军后成为地方军阀,被南明永历帝封为总兵。

1650年率部降清,并在潮汕等地区实行“禁海策“、“片帆不得下海”,大肆屠戮潮汕海民,死难者数万人不止,因此得到顺治皇帝的破格赏赐,授挂印总兵官左都督、太子少保、晋少傅兼太子太傅。殁后赠少师兼太子太师,赐谥顺恪,谥号为表彰意其归顺后恪守尽忠之意。

这样一个投降满清,并沾满乡人鲜血的刽子手,确属汉奸无疑。

看过金庸小说《鹿鼎记》的人应该对吴六奇这个名字有印象,在小说里,吴六奇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身在清廷心在汉的天地会抗清义士。

类似的还有二月河的《康熙大帝》,吴六奇这个“铁丐”成了康熙帝最信赖的九门提督,是清廷权力更续的关键人物,可谓非常正面。

那么,金庸为什么要给这个吴六奇洗地呢?

这个要从金庸(查良镛)的先祖海宁査家说起,海宁査家是当地望族,到査伊璜时代,已经是明末清初。曾经因为《明史稿》案被捕入狱。

浙江乌程(今吴兴)南浔镇富户庄廷鑨,因病眼盲,想效仿历史上同为盲人的左丘明,著写一部史书,为明朝立史。但又匮于自己所知不多,便去买得前明天启朝大学士朱国祯的明史遗稿,延揽江南一带有志于纂修明史的才子吴炎、潘柽章等十六人加以编辑。书中仍奉尊明朝年号,不承认清朝的正统,还提到了明末建州女真的事,并增补明末崇祯一朝事,直呼努尔哈赤为“奴酋”、清兵为“建夷”,全都是清朝所忌讳的。

该书定名为《明书》,书凡一百余卷,作为自己的著作,并请李令皙作序,题茅元铭、吴之铭、吴之熔、李涛、茅次莱、吴楚、唐元楼、严云起、蒋麟征、韦金佑、韦一围、张篙、董二酉、吴炎、潘柽章、陆圻、查继佐(即査伊璜)、范骧等十八人于其上,其中查伊璜并没有参与编辑,是庄廷鑨慕查伊璜之名,擅自忝列。

后经知县吴之荣告发,清廷隧兴起文字狱,结果庄氏全族和为此书写序、校阅、刻字、印刷以至卖书、买书的人和地方官,都被处死,死者70余人,其中18人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发配边疆充军者数百人,一时间,江南文坛万马齐喑。

也有人记载,当时査伊璜得知自己名列编辑名单后,非常害怕,隧告发,是首告。知县吴之荣再告,才引起清廷重视。虽然査伊璜本人不承认,历史也没有确切的正史记载,但可以确定的是,至少査伊璜是没有死,家族也未受牵连,相反,査家被康熙青睐,亲笔题词: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后面的査家,更是出了数位高官,査家一直兴旺,直到清朝灭亡。

可以说,査家成了《明史稿》案的实际受益者。

那么査伊璜为什么能幸免于难呢?在狱中至少是变节投降了,才能有如此待遇。后来査伊璜出狱后改名左尹,自号非人氏,隐居不出,可见其内心之负疚纠结,其自号非人,大概就是其内心的真实写照。

査伊璜本人虽然没有在清廷出仕为官,但其后人族人却成了受益者,这在查姓家族来看,当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所以在金庸的小说里,査继佐摇身一变成了文字狱的受害者,而那个受恩于査伊璜的吴六奇当然也就成了反清复明的义士,成了挽救文字狱案犯的壮士。

最近看到一篇金庸的文章《为什么没有一个国家能成功吞并中国》,说什么明朝黑暗,清朝建立的政权要比明朝好得多,更进一步信口雌黄,说蛮夷戎狄、五胡乱华、蒙古人、满洲人侵略中华,大好河山亡于异族这样的观念是错误的,要改一改;说北魏、元朝、满清只是少数派执政,谈不上中华亡于异族,只是“轮流坐庄”;还有更奇葩的,说中国之所以五千年文明不断,是由于汉族与侵入者的融合——好像华夏人还要感谢这些入侵者。

按金庸的说法,果真冉闵、岳飞、于谦这些人都不是民族英雄,甚至戚继光这样的抗日民族英雄也是多此一举,当年先秦以前以及秦汉抵御匈奴入侵也大可不必,满清入侵时期的吴三桂等一些汉奸反而是英雄,因为明朝黑暗嘛。——金庸的言论是典型的民族虚无主义。

需要厘清的是,我们之所以有五千年不间断的文明,当然不是因为异族的入侵与融合,而在于从夏商周时期我们的先人就给我们清晰了“华夷之辨”的概念,在于我们有真人圣人,有他们传世的圣人真言,在于每逢民族危亡之际都会涌现出一批优秀的中华儿女,在于我们每逢有异族入侵都会让我们更加清醒的坚持“华夷之辨”,“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成为每一次华夏复国的口号,每一次都能凝聚民心,达成目标。

初看金庸文章里这些无知的、混淆视听的言论,还以为是个文化二流子写出的,仔细看是金庸的时候,再联想到其小说,更是明白了,金庸的看似信口开河,其背后是有着深刻的逻辑的:査家是满清入侵中原的受益者,査伊璜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苟且,而革命党的兴起,新中国的建立恰恰让査家这个千年望族沦为常人,是新社会的受损者。

看金庸小说可知,金庸很是读过一些书的,以其博学,还能在华夏文明基本的华夷之辨概念上信口开河,那只能说明这不是学识问题,是立场问题,是良心问题。

以小说为其祖先査伊璜洗白,甚至连跟査家有恩情的吴六奇也洗白,可见其术之不正。

若是再深究其小说,这样故意的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人物和情节设定比比皆是。

在《天龙八部》里,乔峰,被其塑造成顶天立地、义薄云天的大侠,是被汉人崇拜的英雄,剧情一翻转,他竟然是契丹人,让人一下子感情上转不过来弯,到底乔峰还是不是我们喜欢的英雄呢?喜欢吧,你就认定异族蛮夷也可以是大英雄;不喜欢全面推翻吧,这个在人的感情上接受不了,因为你已经接受了他是大英雄。

这样就造成了一个既定事实——蛮夷可以,而且已经是我们的大英雄。——这样就混淆了汉与夷之间的差别,让人不知不觉间中毒——华夷之辨是错误的。

在《倚天屠龙记》里,把朱元璋设定成一个依靠异族传来的明教起家,后又过河拆桥的小人形象,这里就一举否定了明朝:明朝创始人为人不正,乃小人,其起家靠的是夷教,怎么能称中华正统。而实际上,明朝的建立和波斯那个拜火教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金庸自认为的巅峰之作《鹿鼎记》里,借韦小宝之口,无数次强调康熙皇帝是“尧、舜、禹、汤”一样的圣人皇帝,比之于朱元璋,那待遇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是一种什么情怀呢?完全是历史虚无主义、认贼作父的情怀。

而韦小宝的人物设定就更加腹黑了,我们来看看这段对话:

韦小宝将母亲拉入房中,问道:“我的老子到底是谁?”韦春芳瞪眼道:“我怎么知道?”韦小宝皱眉道:“你肚子里有我之前,接过什么客人?”韦春芳道:“那时你娘我标致得很,每天有好几个客人,我怎么记得这许多?”

韦小宝道:“这些客人都是汉人罢?”韦春芳道:“汉人自然有,满洲官也有,还有蒙古的武官呢。”

韦小宝道:“外国鬼子没有罢?”韦春芳怒道:“你当你妈是烂婊-子吗?连外国鬼子也接?辣块妈妈,罗刹鬼、红毛鬼子到丽春院来,老娘用大扫帚拍了出去。”韦小宝这才放心,道:“那很好!”韦春芳抬起了头,回忆往事,道:“那时候有个回子,常来找我,他相貌很俊,我心里常说,我家小宝的鼻子得好,有点儿像他。”韦小宝道:“汉满蒙回都有,有没有西藏人?”

韦春芳大是得意,道:“怎么没有?那个西藏喇嘛,上床前一定要念经,一面念经,眼珠子就骨溜溜的瞧着我。你一双眼睛贼忒嘻嘻的,真像那个喇嘛!”

也就是说,金庸的底线是,只要不是外国红毛洋鬼子,其余夷族,人尽可爹,都是一样的,而韦小宝的母亲韦春花本身就是个妓女,人尽可夫,这意味着汉人与其它民族的融合在金庸看来,跟妓女与嫖客没有什么区别,随便谁来都可以,都是一家人。

而作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韦小宝则是血统不清不白的杂种,谁是爹不清楚,也不重要,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这就是金庸鄙夷的民族观。

另外,金庸给韦小宝设定的7个老婆则进一步强化了汉夷混合的安排,7人里就康熙的妹妹建宁公主和苏荃2个满人。

一个各种族均有股份的韦小宝,娶了2/7血统的满人妻子,韦小宝的后代谁也说不清这个血统是什么了,完全混合了,这就是金庸想要的结果——民族虚无,彻底瓦解汉族的血统观念,在金庸的设定里,韦小宝就是这片土地上的汉人,你韦小宝能说明白你自己是谁吗?

金庸对汉族下的毒是一种很歹毒的,类似于化骨绵掌这样的功夫,让你看着看着小说就接受了他的私货,国家、民族的概念不再重要,血统不再重要,华夷之辨不再重要,汉人与入侵者之间的分别不再重要,是非黑白不再重要。

正如金庸的文章所说,哪里有什么异族入侵,只是大家轮流坐庄,轮流执政而已,多和谐的场景啊。

他不提五胡乱华时北方汉人十室九空,尽数南逃或被杀;他不提蒙元执政时对汉人的残酷统治与屠杀;他不提满人入关时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苏州之屠、南昌之屠、赣州之屠、江阴八十一日、常熟之屠、沙镇之屠、南京之屠、盩厔之屠、无锡之屠、昆山之屠、嘉兴之屠、海宁之屠、济南之屠、金华之屠、厦门之屠、潮州之屠、同安之屠、沅江之屠、舟山之屠、湘潭之屠、南雄之屠、泾县之屠、大同之屠、浑源之屠、汾州之屠、太谷之屠、沁州之屠、泽州之屠、朔州之屠、广州之屠、四川大屠杀……;

他也不提即使是时局稳定之后,清朝掀起文字狱同样充满血腥,同样成千上万的杀人。

这是轮流坐庄的和谐景象吗?这是一家人的作为吗?这是金庸用几部小说就能掩盖的了的历史吗?

另外,回忆起来,金庸小说里的顶尖高手往往不是正经汉人,比如独孤求败是鲜卑人,扫地僧是个胡教和尚,东方不败是个阉人。

小说之外的发言,更进一步暴露了金庸的面目,更让我们认清这位所谓“大侠”的嘴脸,更让我们明白,文化战争无处不在,它显得那么温柔,又是那么的让人惊心动魄,能让你不知不觉间就缴械投降。

金庸的小说很高明吗?在学校里读书那会儿,确实很多人读得如醉如痴,我以前也曾挑灯夜读过,但多年前,我有一段比较空闲,想拿来他的小说重读,却怎么也看不进去,觉得太低劣了。

说起来,金庸热不过是80年代一些低俗文化产品泛滥的一个代表,是打开窗户引进来的一些文化苍蝇蚊虫的代表。

金庸的小说迎合了那个时代,迎合了某些看不懂而又不愿意看经典的人的“文化需求”,据说有个大人物就是金庸的超级粉丝,他的枕边书就是金庸的小说。后面另外一位时代弄潮儿,马云也是金庸的粉丝。

拿金庸的的小说当经典,让包藏祸心的小说成为枕边书,用这样的小说来作为当家作主的指导,还推波助澜让金庸武侠热兴起,是一个时期以来乱象频出的源头,这实在是这个时期中国人的悲哀。

好在,现在看清楚金庸,明白什么才是我们应该坚持的,什么才是我们应该反对的,谁是我们的朋友,谁又是我们的敌人,谁应该上神坛,谁又应该丢进垃圾堆,不晚。

再见了,被捧上神坛的金庸“大侠”!

作者:猫蛋

汉奸来告诉你如何《断章取义》

在中国汉奸卖国史上,通常都会坚持这么一个理论,即:“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句话,意思很浅显!即:汉人这个群体,是以文化认同为标准,而非血统、族群等认同!

由此,表达了这么一个意思,即:只要“信奉华夏文化”,那么异族做中国的皇帝,就名正言顺!因此,特别在蒙元和满清,这两句话非常流行!在专家嘴里,这句出自孔子的话,具有天然的权威性,大家都要乖乖服从!

犹如师出有名一样,当读书人听到孔子说了这句话,且有投降卖国的理论基础之后,顿时觉得自己并非做汉奸,而是在践行孔子理论而已,高尚且有节操!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这句话其实汉奸伪造的话!

这句话究竟是不是孔子所言?一直以来,孔子都强调“华夷有别”,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呢?显然,这里面有很多猫腻!本文就重点讲述这句“汉奸卖国贼的理论基础”的由来!

(1)要肯定的一点是:孔子从未说过这句话。如果有坚持孔子说过这句话的,请教出处!
(2)最先说这句话的是许衡(1209—1281),忽必烈手下的亲信,属于铁杆汉奸,与郝经、刘秉忠等齐名,为了论述蒙元政权的合法性,而发明了“入夷则夷入夏则夏”这句话。

那么,这句话与韩愈有什么关系呢?夷狄而华夏者,则华夏之,华夏而夷狄者,则夷狄之!出自韩愈批注春秋后写的《原道》一书,韩愈《谏佛骨表》对于胡佛本就不满。

很明显韩愈这句话的意思是:夷狄进入中华就要用中国的办法对待夷狄,因为夷狄一定会用夷狄的办法对待中华的,所以用中华的办法对待夷狄就是:要么夷狄接受汉化,主动臣服。要么就应该被攘夷消灭掉,孟子有云:臣闻用夏变夷,未闻变于夷者也。孟子这句话什么意思呢?我只听说用华夏的文明来改造蛮夷,没听说过华夏把自己变成蛮夷的。

所以韩愈认为文化礼仪的中国化必须主动承担对于夷狄的抗衡工作,尊王攘夷不仅仅是肉体还有精神。中国应该主动攘夷,而不是运用什么多元化和相夷尊重,华夏是文明的代表,用不着对野蛮人客气,要绝对消灭。

这句话的意思是,孔子作《春秋》,对于采用夷狄礼俗的诸侯,就把他们列入夷狄;对于采用中原礼俗的诸侯,就承认他们是中国人…….如今,却尊崇夷礼之法,把它抬高到先王的政教之上,那么我们不是全都要沦为夷狄了?

在中国历史上名声不惊人的许衡,认为他的话出自韩愈。然而,从韩愈原话中,可以看到一个事实,许衡不仅修改了韩愈的话,而且还断章取义了!韩愈的意思很明确,讲的就是华夷之别,而许衡彻底改成华夷无别!

许衡这句话,说的轻飘飘,却对中国历史造成了惨重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是“毒害了中国800年”,或许至今还在影响着人们!事实上,在很多影视或专家嘴里,我们也听过这种话!可以说,许衡是奠定了中国汉奸卖国理论基础的第一人!

这句话一出,做汉奸都有了思想基础,可以理直气壮、光明正大、昂首挺胸的做汉奸了,所以清朝那么多的汉奸,做的理所当然,还一副为国为民的嘴脸,比如范文程、洪承畴、宁完我等!

文:昊炁文苑

汉奸理论的始作俑者许衡

谈及中国汉奸,相信大家都能如数家珍,说出一大堆,比如中行说、张弘范、吴三桂、洪承畴、范文程等。在网络上,对谁是中国第一汉奸争论不休,各持证据。然而,中国第一汉奸并非他们,而是一个鲜为人知的人物!

此人名字叫许衡,出生于金国控制下的河南,后来成了元国忽必烈的重臣,政治地位还是比较高的。另外,此人还是蒙元百科全书式的通儒和学术大师,主持研订《授时历》!总之,无论学术地位,还是政治成就,都非常高!

客观的说,在中国历史上,像这样的“汉奸”多不胜数,为何偏偏许衡是中国第一汉奸呢?原来,许衡创造了一个卖国理论,成为后世汉奸卖国的理论基础。从此,卖国做汉奸不再遭人鄙视,而是遵循孔子的教诲了!

“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相信大家肯定听过这句话,意思是:中华寻求的是文化认同,而不是血统、族群认同!所以,夷狄到了中国,只要信奉中国文化,那么就变成中国人了,他们做皇帝统治华夏,就理所正当!

在古代社会,这句话的威力非常大!《资治通鉴》中就说,礼义廉耻是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之将亡。所以,读书人更要讲究廉耻,投降做汉奸肯定让人不齿!

然而,如果结合这句话,你就会发现一个恐怖事实,即:投降异族,做了异族的鹰犬,不再是汉奸了,因为“夷狄变成中国人”了。既然如此,那么就属于“各为其主”,中国人的内部争斗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句“汉奸的理论基础”是谁说的呢?在许衡嘴里,是孔子和韩愈的共同创作!但问题来了,孔子和韩愈都是坚定的“华夷之辨”的拥护者,怎么会说出这种汉奸理论呢?

原来,韩愈曾说过:“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今也举夷狄之法,而加之先王之教之上,几何其不胥而为夷也?”显然,韩愈表达的意思很清楚,最后一句意思是“我们不全都要沦为夷狄了?”

对于韩愈的话,许衡从中抽取了“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并将之改为“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于是,做汉奸不烦恼的理论闪亮登场了,深刻影响后世的汉奸近千年,直至今天!

回想清军入关,以及清国统治的200多年中,张廷玉、刘墉、曾国藩等人,都用这句话自我安慰,用这个理论解释自己行为的正确性。否则,面对华夷之辨,他们还如何坦然为通古斯人服务?至于抗日战争时期不断出现的汉奸,相信这句话也有功劳吧!

所以,笔者才将许衡列为中国第一汉奸,他的理论有剧毒,至今仍是!如果再遇到外敌入侵,华夏民族面临危机之时,“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只要外敌使用这套汉奸理论文化,所以我们就心甘情愿的投降,为他们服务?

另外要说的是,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了,但彼此却未必能和平相处。无论是在蒙元,还是满清,特权制度一直存在。蒙元有四等人制度,满清有八旗特权等。也就是说,“夷狄不是变成中国人”了,而是变成“中国上等人”!

文:昊炁文苑

兴汉运动需要建立的重要共识

1、 我們贊同漢服是漢民族服裝。
2、 我們認為曳撒、立領、貼裏不是漢服。
3、 我們反對漢服是古裝、穿越及民俗服裝的說法。
4、 我們贊同蒙元與滿清非中國,不能掩蓋歷史,也不能將此與當今民族政策混為一談。
5、 我們認可,從歷史來講,中華民族指的即是漢族,當今其他民族是依政策加入的關係。
6、 我們認可歷代漢人王朝所寫歷史為正史,歷代漢人政權為正統朝代。
7、 我們認為,在其他民族史觀以及外來意識形態影響下所寫的中華歷史不是真實的歷史,也不
予認可。
8、 我們認為,正說殖民史以及清宮戲等是荼毒漢人之毒草。
9、 我們贊同漢本位的主張與提法,認可“皇漢”這一稱謂。
10、 我們認為,漢服不宜過早商業化,也不贊同任何將漢服定義模糊化的作法。
11、 我們認可早期漢網對漢運的發起之努力。
12、 我們認為,漢本位思想是漢服運動的指導思想。
13、 我們不反對其他民族穿漢服,但反對其他民族解釋、定義、有意影響漢服及主導漢服運動。
14、 我們認為,列入《韃系書目》中的書不宜漢人閱讀,應自覺抵制。
15、 我們反對其他民族出書立說定義漢族、塑造漢族形象及胡編漢民族歷史之行為。
16、我們認為,紫禁城等建築及其相關符號章纹,龍鳳圖騰等是漢人故有文化資產,反對其他民族 强行代表。
17、我們不認為旗袍是漢民族服裝,實際是出現於上世紀二十年代用於救亡意圖的旗人服裝。
18、我們不贊同民初的“五族共和”、梁啟超的“中華民族論”以及費孝通的“多元一體民族 論”等看待中華的視角,反對它們代表漢人立場。
19、我們反對任何削弱漢民族凝聚力,限制漢民族健康發展的任何理論與實踐作法。
20、 我們反對“朝代論”、“融合论”、“输血论”、“地域論”、“階級論”、“內亞論”, 我们認為漢民族是一個整體,也是中華的天然主體。
21、我們認為漢民族的歷史是連續不斷的,輝煌的,繼往開來的。
22、我們反對以西方人的方式解構中華歷史。
23、我們反對外來夷神教向漢人傳教。
24、我們認為儒學不應該成為其他民族的制漢工具,而應是漢民族的民族學問的組成部分。
25、 我們尊重漢統時期歷代帝王對中華的統治權與統治歷史,我們反對對他們的肆意歪曲的行 為。
26、 我們認為,漢人百家姓及其創造成果代表了“中華”本身的意義,宗族是漢民族走向凝聚的 力量。
27、 我們認為,漢人共祭炎黃是漢人身為炎黃子孫應盡的義務,體現了漢人合族的精神。
28、我們認可,文化辛亥的使命,漢人興漢的理想,我們堅持主權在漢的主張。

作者:兴汉智库

汉本位是汉族之根本、华夏之根本

一些人鼓吹民族团结、民族融合,并站在所谓热爱国家、热爱人类、世界大和平的立场。

就像张三上了你的女性亲人,你不可怨恨甚至反抗,反倒是欢迎才是对的。因为,张三成了你家庭一份子,他就是你的兄弟民族,他就是你的民族英雄,那些反抗过张三的都是罪人。所以:刘渊、石勒、侯景、安禄山、史思明、完颜阿骨打、金兀术、铁木真、忽必烈、努尔哈赤、黄太吉、多尔衮、东条英机等等全是促进种花民族团结与融合的千古英雄!反之:妇好,李牧,蒙恬,卫青,霍去病,陈汤,公孙述,祖逖,刘琨,冉闵,刘裕,陈霸先,李世民,张议潮,狄青,岳飞,韩世忠,梁红玉,文天祥,朱元璋,戚继光,卢象升,史可法,李定国,郑成功,洪秀全,孙中山,薛岳等等,全是阻碍种花民族和谐与融合的千古罪人!

可笑荒谬的歪理邪论!!

此种歪理邪论,受了国家主义与国际主义的荼毒。须知政权是一时的,但民族是永恒的,人类历史就是一部民族斗争史,国家不过是外面包着的一层皮罢了。犹太人几千年没有自己政权,但他们这几千年还是一个民族,直到以色列建国前。在单一民族基础上建立的政权,才是稳定的,否则是松散的,随时会有解体的危险。当然可以用意识形态来凝聚,但终究只能是一时之计,苏联解体与南斯拉夫解体便是明证,美国因为有一亿白人作为强大后盾,原住民印第安人被屠戮,所剩无几,各州又无自由退出权利,才延续至今,但黑人与沙漠教徒的扩张,必定也一定是美国的最大隐患。

至于国际主义,它在现代典型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衍生于基督教,间接衍生于犹太教,发明者马恩也是犹太人,犹太教坚守的是犹太民族本位。犹太人自己坚持民族本位,为何自己搞出的超民族的共产主义,自己却不用?还有主体民族虚无主义、文化多元主义、动物保护主义,犹太人也是不碰的。可是这些东西在中国与美欧等地区很有市场。国际主义这个词听起来很好,让人想到白求恩来中国医治抗日将士,但如果中国没爆发战争,白求恩会来吗?在发达的加拿大享乐,来中国受苦干啥?是不是傻?再者,当年那些入侵中国的侵略者,又有几个真讲国际主义的?日本侵华,真的是来实现中日亲善,东亚共荣?南京那几十万亡灵死不瞑目!!

张三上了你的女性亲人,他绝不是你自家人,而是你们一家的仇敌,在古代乡村一些地方是要浸猪笼的,乃至杀头也不为过!

我们应该是以汉本位、汉民族主义为根本,那些人无非认为谁占有汉地、占有中国,就对其政权与外来附带的一切产生认同,这大错特错!!真是那样的话,岂不是大敌来临不抵抗,众人争做带路党??因此:惟有民族主义兴汉族!!惟有民族主义兴华夏!!!

作者:花城田雨

一个人必须汉本位意识觉醒,才能算觉醒

因为汉服运动的出现,很多人觉得穿汉服就代表自己觉醒了,其实不是的。

在人人不懂汉本位的时代,今天凭兴趣穿汉服,明天没兴趣了,就会脱掉。

一个人必须汉本位意识觉醒,才能算觉醒。

汉本位思想复兴后,汉服回归都不是事儿,大家主动去穿,不用号召。

穿汉服,不能抹平民族创伤。

异族杀害我们的祖先,计生我们的儿女,抹杀我们的生存空间,我们在异族罪犯面前,显摆一件漂亮衣服,有什么用呢?

抚平创伤的方式,是以怨报怨,用异族迫害我们的方法,反击回去。

一个民族强大本位意识的背后,是其他民族流下的血与泪。

作者:花城田雨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汉士兮卫我族——华服无名,汉家当醒!

清明之前,风和日丽,天气渐暖,颇有初夏之气候,未料时节一到,风云突变,大风肆虐,寒雨突临,尤甚京都飞雪,冰雹无常,怪异至极。

又闻鞑系分子旗装鼠尾,招摇孝陵,路边汉人起而攻之,人人喊打,狼狈不堪,随之清明时节,数百皇汉同袍齐聚新郑,公祭汉祖轩辕,汉衣汉礼,声势颇大。未及欣喜,庙堂之上,“华服”出炉,居高临下,生搬硬造,不辨名义,暗藏歧图,结联汉社,网络同袍,欲化皇汉于无形,收汉家于各族,揽同袍于私有。名不正而行事为之欺,名为敬祖,实则欺祖。

呜呼,兴汉救族,十载有余,每逢清明,大风忽起,明争暗斗,跌宕起伏。鞑系明抢则皇汉奋击,鞑系暗夺则同袍易蔽,环环相扣,夺人眼球,稍有不察,顾此失彼。皇汉者,光明正大,邪恶不能侵,高山不能压,波涛不能撼,百花不能染。皇汉者,一心为汉,不为穷苦所易,不为声色所动,不为宵小所蒙,不为强权所屈。皇汉者,坚守汉本,不为长久所哀,不为一时所动,不为无为而叹,不为沾沾而喜,谈笑有鸿儒,往来有白丁,弃我去者不强留,乱我心者不自投,皇汉者,保汉卫祖,击爪牙于粉碎,辨阴阳如夜昼,止同袍于悬崖,醒庙堂如擂鼓,皇汉者,心如磐石,志若骄阳,静如处子,动若脱兔,皇汉者,知斗争之激烈,晓鞑系之狡诈,明敌我之难辨,识庙堂之两端。皇汉者,有一时之激愤,有长久之忧思,慨当以慷,忧思难忘。皇汉者,与鞑系为死敌,与庙堂为君子,与同袍为兄弟,与族人为亲亲。呜呼皇汉,大哉皇汉!

激荡之余,慷慨之息,细读团团之公告,华服之词,突兀至极,不下定义,模糊两可,言语不详,直接开图,汉服夷装,皆归华服,通篇华服,不见汉意,明目繁多,闻所未闻,无怪皇汉之质疑,同袍之不察。若地方小庙如此行事,则皇汉同袍必定嗤之以鼻,不与合作,然京师大庙之高,令人目瞪口呆,眼花缭乱,犹如暗夜之新烛喜为白昼,高山之野草惊为仙药,大殿之顽石以为白玉,深海之沙粒以为珍珠,喜极而泣,惊极而动,图亮字不明,目聪耳易聋,浑不知鞑系之幕后,布局长久;藏庙堂之深处,借刀他手;欲假华服之虚名,收汉服于囊中,变华夏为各族,改汉祖为共祖。遥想兴汉之初,汉服方兴,华服之词,偶见于鞑系,不以为意;彼时汉服日兴,旗袍落幕,鞑系虽阻,不能成功;然今日皇汉之兴,令贼惊惧,汉服之盛,不能力敌,观同袍之所需,突使杀招,蓄谋一击,烟雾缭绕,颠倒众生,方知鞑系之手段,防不胜防。鞑系者,遗之于郊野小打小闹,轻易可破,遗之于庙堂择机而动,无处打力,轻则无济于事,重则伤及无辜。非溯源不能明晰,非初心不能端倪。汉服之始,激斗马褂,兴汉之初,亡国之殇。今华服若成,必为各族之共有,则旗袍马褂复出有名,若为华服,岂非唐装?旗袍唐装重归一谈,十年之功,旦夕可没。若旗装重归衣冠,则何来剃发易服,何来蒙元满清?皆归中国矣。

回顾百年,清末民初,反清复汉,自始不绝,满贼惊惧,惶惶度日,满汉一家,混淆不成,及至辛亥,五族共和,窃留王都,抗战之始,叛出京师,妄图东北,身败名裂,又至共和,中华民族,迎合庙堂,兄弟相争,满遗喘息,改革春风,得遇良机,篡汉虚汉,不遗余力,族人蒙昧,峰回路转,兴汉忽起,犹如天助,华夏汉族,始得归一,惶惶如犬,不能啸天,急急如鱼,暗藏汹涌。呜呼,满汉一家,五族共和,中华民族,华服华族,一脉相承,一丘之貉,窃华夏之正位,昭然若揭,驱汉家于边缘,翻云覆雨。是可忍孰不可忍,皇天后土,不敢不明,华夏先祖,不敢不敬。有鞑系如此,辱我先皇,蒙我同袍,借庙堂之高欺宗庙之不兴,假君子之手行小人之阴毒,乘复兴之风攻汉家之联营,如此欺上蔽下,瞒天过海,真当我汉家无人乎!

或曰:华服之意,不能明说,你知我知,谁人不知,汉服正兴,自当为主,些许小疵,无需忧虑。大谬哉!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道已远,道已远则汉不兴。汉服有名,兴汉有名,则何必以正名套假名,以实名陷虚名!岂不是弄真成假,自毁长城!

汉家有云: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杀机隐现,天地示警,皇汉同袍,焉能不警惕乎?

或曰:贼虏窃据三百余,偷天换日百年行;
汉家复国今未竟,文化辛亥十载功;
鞑系浸淫庙堂中,汉士操练乾一龙;
明争暗斗事不休,修鳞养爪军不动;
欺我不动贼先动,借刀舞剑暗劫营;
同袍不识鱼肠剑,不见匕首图未穷;
奔走相告以为喜,安知迷兔是雌雄;
亡羊补牢失先机,振聋发聩当自醒;
掩耳盗铃不可取,聪明终被聪明误;
大道至简正汉名,避重就轻汉不兴;
兴汉救族十余载,不为小利失大义;
天外飞喜不为喜,福兮祸兮有深意;
军中虽无子房谋,皇汉岂能无自律;
击鼓鸣金有法度,进退自如众志心;
待到夜尽天明时,破敌十万不成军。

作者:永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