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承德看满清的殖民政权本质

承德,位于河北省北部,北京市的东北方向。是河北省省辖市,处于华北和东北两个地区的过渡地带。承德最为的出名的地方就是承德有一座满清的避暑山庄——承德避暑山庄,是满清皇帝的避暑之地,也是满清皇帝骄奢淫逸之地。西元2017年4月末,我因故到承德出差,虽然没有到避暑山庄去,但是也感受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信息。

从郑州到承德,没有直达的火车,于是我们只能坐高铁先到北京,然后再从北京坐大巴车到承德。从北京到承德,大巴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了4个小时。这一路上,出了北京之后,基本上都是崇山峻岭。在地理上,北京以北都属燕山山脉。燕山山脉从河北北部一直延伸到渤海岸边,山势险峻。其西边又与阴山所衔接,构成华北平原的一到天然防线。所以,才会有秦朝、明朝在此修建长城以阻挡游牧民族对华夏的入侵。所以,可以说,长城,就横亘在北京与承德之间。而北京与承德之间的高速公路,也基本穿行在山脉之间。遇山开洞遇沟架桥。高速公路,就从长城的脚下横穿而过。然而,即便有高速公路,即便有无数的隧道和桥梁,从北京到承德仍然用了4个小时。我们无法想象,在满清时代,交通条件极其落后的条件下,在出门基本靠走,遇山基本靠爬,遇沟基本靠溜的情况下,一个普通人从北京走到承德,大概会用多少时间呢?我粗略估计了一下,每天走12个小时,也差不多需要一星期的时间。然而,满清狗皇帝不是一个人去的避暑山庄,而是一大群人,从后宫嫔妃、太监,到文武大臣、护卫随从,一行人少说也要10000人左右。而且,满清狗皇帝必定不会走路或者骑马,而是会坐辇或者娇子。后宫嫔妃更是如此。而那么多人一路上走走停停,也要携带很多的粮食和水,这样一支庞大的队伍,携带众多的行李,从北京走到承德,我估计最少得一个月。而这期间所花费的银两,无疑是老百姓去承担。而这笔费用,本来是可以省去的。由此可见,满清的狗皇帝为了自己的享乐,耗费了多少的人力、物力、财力,剥削压迫了多少的汉族老百姓。满清统治者的骄奢淫逸可见一斑。

而承德避暑山庄,现存的占地面积是564万平方米,而北京故宫的占地面积是72万平方米。承德避暑山庄的面积相当于8个故宫那么大。我们知道,承德避暑山庄建在群山之间。那时候交通极其不发达。在交通闭塞的山区修建那么大的一座庄园,所需的建筑材料的运输的困难性可想而知。然而满清不仅修了,而且修的比故宫的面积还要大七倍。可以想象,当时又需要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来修建这么一座庄园。而同样,这些钱仍然需要汉族的老百姓来出,满清的狗皇帝为了自己享乐,又一次残酷剥削压迫汉族百姓。其残忍无道,可见一斑。再者,满清可不止修建了避暑山庄这一座庄园,圆明园,颐和园,都是满清的皇家园林。这些园林,一个比一个富丽堂皇,一个比一个规模宏大。现在很多恬不知耻的人说这是为中国的园林艺术做出了贡献,而实际上,这都是残酷压迫老百姓的实证。是满清统治者人面兽心的体现之一。

此外,满清的首都是北京,明朝的首都也是北京。满清的时候,北京的夏天热,那么明朝的时候,北京的夏天就不热了吗?为什么只有满清的皇帝会在承德修一座避暑山庄,而明朝的皇帝则没有修避暑山庄呢?是明朝的皇帝傻吗?其实不是。明朝皇帝没有修任何避暑山庄,不是因为傻,首先是因为明朝是真正的中国,是汉人自己建立的朝代,统治者首先想的是如何安抚民心稳定江山,所以不会去想方设法地欺负老百姓。第二,明朝皇帝就算是想骄奢淫逸,也会受到内阁及大臣的监督和阻挠。嘉靖皇帝只是修个道,就被海瑞骂了个狗血喷头,更别说修一座相当于八个故宫的避暑山庄了。君不见正德皇帝只是在皇宫内修个豹房都被现在的某些人骂为大兴土木、骄奢淫逸了吗?真是讽刺,满清修了一座又一座庄园,是为了中国的园林艺术做贡献;明朝正德仅仅只是修葺了一下故宫的房子,就被批评为骄奢淫逸,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双重标准玩的真溜。而满清狗皇帝之所以敢于一座接一座地修园林,除了没有机构能够监督他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满清的殖民政权本质。

满清侵占中国建立的是殖民政权。汉人在满清的统治下过的是亡国奴的生活。殖民统治自然不会为亡国奴着想,而满清之所以要侵略中国,就是为了压迫奴役中国人,以便于他们过上骄奢淫逸的生活。承德的避暑山庄,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从承德的避暑山庄,就能看出满清的殖民统治的本性。

作者:思我华夏/张向毅

白酒是元清蛮夷外来之物

说完了华夏饮食文化的胡化,再说说中国饮酒文化的胡化。

中国人喝酒的资格最老。历史学家一致认为,中国的谷物酿酒起源于新石器时代,具体是在仰韶文化时期还是在龙山文化时期尚有争议,总之是洋人望尘莫及。

酒的种类,尧舜禹三代时就有澄酒,又称“清酒”,是久酿后又滤去酒糟的米酒;现在的日本还保留着中国古法酿造的清酒,不过又变成了日本文化的一个符号了。

还有醴酒,又称“醪糟”,是短期内酿成的连糟糯米酒;再有香酒,又称“鬯”,主要用香茅草加在米酒里浸泡的酒。这些酒,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浑浊。明朝中期的大才子杨慎曾有《临江仙》一首: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里的浊酒是相对于清酒而言的

在蒙元侵略以前,就是到南宋为止,我国的酒都是发酵酒,度数最多不高过二十度,大多是十度以下的米酒。米酒味道甘酸,但很是浑浊。米酒到宋代依然在民间流行,所谓“莫笑农家腊酒浑”说的就是这种酒。

因为米酒的浑浊,古时候,在比较正式的场合用的酒,是需要过滤澄清的,这个工序叫做“缩酒”。但米酒虽经“缩酒”,仍浑浊,所以想在西汉喝上清亮的酒是不可能的。

唐人饮酒,最常见的是酒体颜色发绿的浊酒,即白居易诗中的“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把浊酒经过加热再过滤,可以得到更高级的烧酒,这种酒酒体偏红,唐人喜欢称之为“琥珀色”。唐代酿酒的大师中,最有名的是太宗的名臣魏征,他曾经将自酿的“酃渌”“翠涛”进献给太宗皇帝,李世民很是喜爱,特地写诗为魏征的酒“做广告”:“酃渌胜兰生,翠涛过玉薤。千日醉不醒,十年味不败。”魏征酿的酒,是颜色偏绿的浊酒。

我国古代有清亮的白酒是后来的事了。蒸馏烧酒技术是蒙古西侵时期从波斯那里学来的带来的,非华夏之物,而华夏此前正统的汉酒一直就是酿造酒类,如米酒,黄酒和其他粮食酒,如今中国长江以南地区的汉人依然喜欢喝黄酒,尤其上海,苏南,浙江地区的汉人,而长江以北的汉人多喜欢饮用高度白酒,可见胡化的风气确实是,越往北受胡人的影响越大。

而在明代时从小说和其他来看虽然已经出现了烧酒,但是酿造酒在民间地位还是十分重要,尤其是在南方一带。

而真正把蒸馏烧酒发扬光大还是满清,满清入关侵占中国后,生于西伯利亚通古斯蛮荒之地的他们,对高浓度和极度抗寒的蒸馏酒更是情有独钟,因此入口辛辣、浑身发热的蒸馏酒又渐渐替代了香醇浓郁、后劲很足的发酵酒,成为了主流,直至今日。

目前蒸馏烧酒已经成为了严重毒害汉人的毒瘤,也是许多的恶性疾病之源,和餐桌陋习胡闹的源泉。

如明时还用袖子遮酒杯的谦虚饮酒还有投壶等游戏,而满清时期由于旗装的窄袖所以就失传了改为了大声喧哗的逼酒和猜拳之半野蛮之俗并且至今被西方人所耻笑,我汉人需要摒弃逢宴必醉的陋习,强健身体和保持清醒的头脑,拒绝用蛮夷的高度白酒自残的行为,恢复华夏汉宴的雅趣。

作者:昊炁文苑

汉本位思想

汉本位思想,或称华夏本位主义,简称汉本位,是一种以华夏民族为本位的民族主义思想,认为华夏民族为中国的根本,汉文化为中国文化之代表。主张汉族人应建立对传统汉文化的自尊、自信,肯定汉文化的价值。

汉本位思想与古代中国的传统思想: 华夷之辨 ,夷夏大防,是继承和发展的关系。

孔夫子曾深情的说: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
翻译成汉代汉语就是:如果没有管仲尊王攘夷,保卫华夏文明(中国文明),我们就会像周围的蛮夷戎狄一样,披散着头发,穿左衽的胡服了,中国文明就消亡了。

中国长久以来汉族都占有绝对多数的人口,但经过蒙元、满清等外族殖民政权高压统治,传统汉文化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清国长期针对汉族士绅制造文字狱,以及实施薙发制度,严重削弱汉族的民族意识。

辛亥革命满清覆灭后,中国却仍然分裂,再加上日军侵华,兴汉运动亦因社会动荡而被搁置。

汉本位者通常会为某些为当代服务的历史观感到担心,认为过分强调民族融合论会消磨国人的道德,使国人缺乏族群认同,民族失去自尊自信,于是汉本位思想于近年再度兴起。

汉本位者认为向元或清的征服者投降并提供帮助和向日本的征服者投降没有任何区别,因为侵略者都来自其它文明并且对中国人进行屠杀,同时实行一定程度上的奴化政策,使得华夏文明被破坏,从而导致中国的落后。他们认为要让中国再次兴盛,必须全面复兴汉文化。他们主张复兴因历史因素而不正常消亡的汉族传统文化,例如汉衣冠、传统祭祀、宗庙祠堂,礼仪、风俗等。

汉本位者是一群热爱祖国,期盼民族复兴,重建汉唐盛世,有思想,有文化,有自信的,新时代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