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回忆汉网当年的儒耶之争

大宋遗民赵丰年是广东人,基督教徒,父母在北京工作,都是科技工作者,1990年赵丰年被公派到瑞典留学,后来一直在海外工作,他是被逸秋拉到汉网来的,当时赵丰年在天涯论坛上发表批判蒙元残暴统治的文章,逸秋因此给他发了私信。

赵丰年是基督教派皇汉的领军人物,现在《重回汉唐》这首歌就是他和另外一个基督教派皇汉孙异共同谱写的词曲,他的到来得到了汉网三民派皇汉和民宪派皇汉的支持,却又引起了汉网儒家学派皇汉的反对。

2003年10月,儒家学者信而好古愤然从汉网出走,与云尘子创办了华夏复兴论坛,这是一个儒家汉民族主义论坛。信而好古的出走是汉网和皇汉阵营内部的第二次路线斗争,亦是汉网的第二次分裂。

信而好古虽然走了,但是汉网内部的意识形态斗争并未停止,仅仅两个月以后广西民宪派皇汉赤松子(壹壹)因为不满汉网儒家对赵丰年的排挤,而邀请赵丰年共同出资创办了汉文化网,这是基督教派皇汉的一个据点,后来赤松子又因为与赵丰年理念上的分歧而离开汉文化网,赵丰年独自担任汉文化网的站长。

《庄子》所云:“道术将为天下裂。”意识形态的多元化和纷争最是容易让一个团体分崩离析,所以法家商鞅才要“燔《诗》、《书》而明法令”,后世执政者不可不察。

2006年6月以后咸阳士不再担任汉网管理员,由LJN和东门继任汉网管理员,曾德纲任超级版主,东门和曾德纲都是李理在上海的亲信,立场上都属于儒家皇汉。

汉网的儒家与基督教派历来有矛盾,儒家对于中国人信基督教认洋人做祖宗是不能容忍的,这种冲突在2006年底耶诞节期间就彻底爆发了。

当时北大、清华十博士联合汉网发起抵制耶诞节活动,曾德纲在汉网发表置顶帖子《禁切支丹(日语中对基督教的贬称)抵制耶诞》一文后,汉网的儒家皇汉立即行动起来,首先由汉网理事江南秋水和他留学日本的女朋友天天天蓝向摽有梅发起挑衅,天天天蓝当时就说了很多恶毒、下流的话。

儒家和基督徒的骂战立即在汉网铺开,还延烧到了赵丰年的汉文化网。已经离开汉网多时的华夏汉网一干人也跑回来助战,火上浇油。他们指责前任站长大汉长期纵容包庇基督徒并引为外援,说基督徒皇汉要篡改华夏的道统并在汉网秘密传教,其心可诛。儒家皇汉指责基督徒的种种教义有违华夏仪礼,“礼一失则为夷狄,再失则为禽兽。”

基督徒皇汉则以孙中山、蒋介石、蒋经国、冯玉祥、张学良、陈立夫等人皆为基督教徒来反击。儒家皇汉引用《左传》中:“神不歆非类,族不祀非鬼。”和孔子所说:“非其鬼而祀之,谄也。”来痛斥基督教派皇汉。又一再强调“此岂独我汉网、皇汉之祸,乃开辟以来中华未有之奇祸,我孔子、孟子之痛哭于九原也!”

这个时候我由于站错了队,看见天天天蓝骂摽有梅的话实在太下流,就出来帮摽有梅说了几句话,结果居然被打成摽有梅的死党,说我也是基督教神棍。

前站长大汉看到儒家皇汉来势汹汹,也表示要和基督教派皇汉切割,我和摽有梅这就被逐出了汉网,一同被逐出汉网的还有汉网的标志性人物中华革命军。

很快华夏汉网也发表了置顶帖《禁切支丹—汉网神棍录》,我和中华革命军都榜上有名,其实我和他都不是基督教徒,这个《汉网神棍录》上有一半的皇汉都不是真正的基督教徒。

记得当时上面有一个叫海上画家的是真的基督徒,他迫于强大的压力很快就改信道教了。当时汉网的理事红天等儒家皇汉还准备发动反佛运动,由于阻力太大开展不起来。

当时我心情非常郁闷,兴汉多年,仅仅因为一时的站错
队就被驱逐出汉网,汉网可是我们共同心血的结晶啊。
我与中华革命军、摽有梅一起来到赵丰年的汉文化网,赵丰年见到这个情形也愤愤不平,便又跑去汉网骂战了一番。
当时早就被汉网驱逐的左派皇汉领袖海娜海沦和jipin也汇聚在汉文化网,一道闪电也在这里,他们对我抱以同情,就邀请我去左派的中华汉网担任了贵宾,我后来又把赵丰年和南乡子也拉到中华汉网去做了贵宾,青锋后来自己也来了。中华革命军和摽有梅我叫他们去,他们不愿去,后来就都退出兴汉阵营了。

关于摽有梅其人我多介绍一下,因为她是早期中国汉服运动的领军人物,汉网的当家花旦。
摽有梅是安徽人,当时在上海民企工作,姓钱,“摽有梅”一词出自《诗经》,并非她的真名字。
摽有梅和他的男朋友共工涛天(姓洪)都是基督教徒,摽有梅还自称见证过神迹,可她的汉文化造诣亦不低,骈体文写得很好,后来同为基督教徒的大宋遗民赵丰年把她引荐来汉网,成为汉网汉服运动的当家花旦,现在很多汉服宣传画报上仍然用的是她2006年底和共工涛天结婚以前的老照片。
由于汉网儒家皇汉与基督教派皇汉之间的冲突和斗争,摽有梅在2007年以后被迫退出了兴汉阵营,也退出了汉服运动。她后来和共工涛天也离婚了,现在人还在上海。

作者:边塞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