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服复兴者对曳撒应有的态度

1、按源流,曳撒属于蒙古服系,其前身是扎马,发明人是蒙古人。

按功能,蒙元时做为礼服(彼很看重),大明做为少数卫士穿著(我仅作戎装)。

做为赐服,发生在元代及明初过渡期。终明一代,只作为卫士戎装存在,汉人已去其尊贵性(蒙古人赋加的),还原其本质。

2、认定曳撒为蒙古服的意义在于,不反对也不影响因个人喜好而穿著,但不能作为汉服来推广。个人喜好和民族服装间两者重要性与性质截然不同,不应混淆。如此则斩断了鞑系势图以融合装确定汉服标准,操控汉服运动之黑手。

3、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是基于军事便利(如伪装等),目的是与异族作战,是古人当时面对胡人时所做的军事上的应对措施,不是改进汉服或更正汉服定义。明代朝廷卫士选用曳撒也是基于同样目的。今天中国人各行各业全部穿西装,我们不能讲西装也是汉服,是同理也。

4、如果把曳撒说成汉服,就如同把铁木真当汉人祖先一样荒唐,即使是蒙古人也会认为可笑。(故意捣乱的除外)。

5、要针对的是汉服标准来谈,维护的是华夏之真义。对于汉服运动出现的偏差也应该有人出面来纠正。

6、今天境内异族及混血文化人却把重点宣传集中到汉人“接受”胡服上面,强调汉人之“接受”。

类似有人喜欢将头发染成金发,这明显是模仿洋人,但经过影视媒体之宣传搞成时尚与主流。用一假(金发),遮盖了本真(黑发)。少数人做为喜好,或搞胡服骑射活动皆可,仅是喜好。如果当作汉服宣传,其定位则在民族服装。那麽就要有标准。个别汉服社团不仅在网络上宣传,还拍成记录片向全国宣传,而且宣传为“汉服”,误导天下人大矣。普通百姓根本无法分辨,仅根据观感就断其为“汉服”。长此以往必压制汉服主体形制,则获益的一定是异族。

实际上在抢夺祖先所确定之“汉服”定义话语权,扩大“汉服”内涵到胡服。

另外再加上有异族混血常年在网上(如注册百度贴吧)宣传汉服普通衣服论,去汉人核心价值观,两者综合,彼搞什么事情就不言自明。

如果不出声,听之任之,则情况会变得很糟。

若按异族参与汉服运动,却宣传伪汉服思想,把汉服只当作是普通衣服一件,绝不会有汉服本身所具有的辉煌意义。

沿著异族混血所宣传的伪汉服思想走下去,汉人绝不可能复兴。非但不能复兴,并且还多提供给异族一个防汉制汉的手段。

慎之,慎之。

曳撒汉服论者所引用资料如下:
《明史》乾隆年 桐芦张廷玉撰
《钦定续文献通考》 清朝康熙年间朱奇龄撰
《元明事类钞》清姚之骃撰
《穀城山馆诗集》(满清山东巡抚采进本),明于慎行撰。采者,採集也,进者,进贡也。
《通雅》方以智,生于明万历三十九年,卒于清康熙十年.
《陵川集》元代文人郝经作品集
总共提到曳撒有七处,皆言“行役”及游玩所穿著(明史)。“行役”即旅行也, 类似今天穿运动服, 而游玩观赏时穿著(钦定续文献通考)和今天的动漫迷COS举动相类。
基本为小众人群活动时,兴之所致也。
今天若有人穿戏服上街,我们不能指认彼即代表汉服,相同也.
引用皆来自《四库全书》去汉之洁本,其来源为两部份:一部份为沦陷期作品,另外为各地巡抚采进即是地方官汉奸们奉异族殖民主子之命(乾隆)搜掠汉人著述,为编写洗脑汉人专用之《四库全书》所征集的汉人的民间书籍。
所有汉人的民间书籍,一经选用(钦定),则抽剜删毁之标准动作已告完成。
所谓曳撒资料,基本属于以鞑证汉情况。

注: 《四库全书》 属于《鞑系书目》中最重要的构成部份,是鞑系祸害中华之理论支柱。

作者:王闻达

一个人必须汉本位意识觉醒,才能算觉醒

因为汉服运动的出现,很多人觉得穿汉服就代表自己觉醒了,其实不是的。

在人人不懂汉本位的时代,今天凭兴趣穿汉服,明天没兴趣了,就会脱掉。

一个人必须汉本位意识觉醒,才能算觉醒。

汉本位思想复兴后,汉服回归都不是事儿,大家主动去穿,不用号召。

穿汉服,不能抹平民族创伤。

异族杀害我们的祖先,计生我们的儿女,抹杀我们的生存空间,我们在异族罪犯面前,显摆一件漂亮衣服,有什么用呢?

抚平创伤的方式,是以怨报怨,用异族迫害我们的方法,反击回去。

一个民族强大本位意识的背后,是其他民族流下的血与泪。

作者:花城田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