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家基础知识之,民族、种族、汉族、中华民族;血缘、血统。

作为汉服复兴者,我们复兴的汉家到底是什么?是我们这个曾经辉煌但又历尽波折的华夏汉民族,它的脊梁,它的光荣与梦想。

那么什么是民族,什么是华夏,什么又是汉族呢?还有我们常听到的中华民族是一个怎样的概念?请看汉家同袍永贞君的分析。

族,本义是一捆箭放在箭盒里的象形, 扩展开来就是指一群相同的东西。

种族,指一群具有相同血统的人,是单纯的以血统划分族群。

民族,指一群具有相同血统和文明的人。 民族与种族概念相比多了文明的含义,是人类文明社会的概念。

我们所说的汉族、汉人,都是指民族而非种族,故汉族就是指一群具有汉血统和汉文明的人;故中华民族按民族学概念应该是指一群具有中华特征(血统和文明)的人。

中华,由中国、华夏等概念而来。中国、华夏等概念皆出自于汉人的典籍,是汉人几千年来的自称用语,是汉人的专利,故中华同华夏、中国,一样也是汉人的自称。自然中华民族也应该是指汉人,汉族。

而事实上现在官方的中华民族指五十六个民族之合称。这在民族学上本来就是个伪概念,民族是指具有相同特征的人群。五十六个民族各有不同,如何能和在一起作为一个民族,故现在官方所说指中华民族并非民族概念,而是官方的政治概念,正本清源之,是事实上不存在的民族。

汉族真正的名字是华夏族,因为汉朝的强大,汉朝以后我们开始自称汉人,近代以来我们大陆又自称汉族,故汉族、汉人只是华夏人的小名,我们历史上还自称中国、中原、中土、神州、九州等皆为华夏之别称 。

故汉服亦是华夏衣冠之别称,而非汉朝的衣服。

“中华民族”一词,最早由清末保皇党梁启超提出,中华民族本当指汉族,然梁启超作为满清外来政权的维护者,极力把中华民族定义为,凡中国境内效忠满清,维护满清统治之满汉蒙回藏之各族人。其中有两个要点,一是必须认可满清统治;二是不单指汉族 。此概念明显是站在满清外来殖民立场上以维护满清统治为目的的政治概念,企图欺骗民族意识觉醒的汉人 。作为站在汉人立场以光复汉家河山为目的的革命党人,对此是完全不能认同的。

章太炎在使用中华民族一词时,明确表明为汉人。然后来中华民国建立,出现了五族之说,再到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建立,又出现了五十六民族之说,中民民族之概念因为政治斗争之需要,也渐渐沦为政治概念。今日官方之说法即为五十六个民族共同体之伪概念。

然今时今日,我们要复兴汉文明,必定要正本清源,站在汉家角度重新定义,还原真正的中华民族概念,中华民族即汉族、华夏族。

反思近代中国政府之民族思路 一个重大误区便是为了政治需要而人为定义民族,造成了民族概念之混乱,之矛盾,特别是造成了汉人民族概念之混乱。今日之诸多所谓专家学者亦借此偷换概念,从而虚无化汉族,导致今日汉人民族意识之淡化。汉人如果失去了自己的民族意识,那又如何去复兴汉服、复兴汉文明呢。

民族不同于种族,民族之要素 一是血统 、二是文明。汉人 必须是具有汉血统同时认可汉文明之人。三百六十年前,满清占领中国,汉人被迫剃发易服,抛弃了自己的衣冠文明,之后满清通过建立四库全书,篡改汉家典籍,大兴文字狱,消灭华夷之辨,汉文明之精神核心被消灭,汉人之渐渐沦为失去汉文明之汉种人。

辛亥革命后之近百年,西学大起,直至今日之中国,西化之风愈烈,西化之程度愈重。汉人之血统纯正无疑,然汉文明之认可之传承可乎?故严格来说,汉人、华夏人已名存实亡久矣,多为认可西方文明之汉种矣,汉文明一日不复兴就难以做一个问心无愧之汉人。

文明重要,血统同样不可缺。血统是先天就决定的,没有汉血统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变成汉人的。一个人汉人如果不再认可自己的汉文明、不再维护自己民族的利益,就已经叛族而去,不再是汉人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汉奸。汉奸就是认可本民族敌人之汉种人,比如吴三桂、洪承畴等 一个外族人,则是先天就注定不可能变成汉人的。

然今日之学界 一些专家学者抛弃血统认可,提倡单以文明认定民族属性,本就是违反民族学常识的,他们常常打着同化的旗号,认为历史上满清说过汉语、用过汉人的生活习惯,已经被同化为汉人。然时至今日,满族还是满族、蒙古族还是蒙古族,五十六之民族,哪个变成了汉族?反倒是有不少汉人,换了身份证,把自己定义为少数民族的。

再看汉人说着英语,接受了西方文明,是不是也就变成了洋人呢?同化的概念本来就是不存在的,文明可以抛弃,血统决定于基因,可以抛弃乎?既然血统不能被同化,又如何能被同化为外族人。 一个汉人,可以是汉人、也可以是汉种人、还可以是汉奸、却变不成外族人,其他族人亦是如此。

有人以孔子的话“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 夷狄入中国之中国之”来说明我们汉人自古就是只讲文明认可的。然这句话之真正意思是:“中国人到了蛮夷之地,就要按照夷狄的生活方式;夷狄到了中国,就要按照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这只是一种入乡随俗的概念而已,而不是所谓夷狄认可了中国文明,就可以变成汉人。以此偷换民族认可概念,只是对孔子的一种曲解。

说到血统,便要和血缘区分开来。血统是父系传承;血缘是母系概念。汉人的民族延续自古就是父系传承,父亲是汉人,母亲是外族人,亦代表后代是汉血统,只是有了外族血缘而已;父亲若是外族人,母亲是汉人,亦说明后代是外族人,有汉人血缘而已。

今日之所谓学者,常常以汉人历史上有外族血缘为由,质疑汉人的血统纯正,把李世民定义为外族人,实际就是在混淆血统血缘之概念。世界上大多数民族,都是以父系血统传承为民族延续,而极少有以母系血缘以民族延续的。然人类是活动的,民族没有完全纯种之说,一个民族里面,有个别外族人之加入也是很正常的。民族学研究的主体人群一个民族的血统,绝大多数族人的血统保持纯正,就说明整体民族血统之纯正。

汉族作为农耕民族,定居族群,并不像历史上的游牧民族、渔猎民族那样四处流浪,因此几千年来,汉人的民族血统一直保持纯正,现代的基因研究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故今日之以民族复兴为己任的同袍们,所肩负的重大责任就是复兴我们的汉文明,从而把今日之西化的汉种人变为真正意义上的汉人。只有真正的汉人才可以建立真正之中国、才可以做到华夏的复兴。呵呵文明之回归至关重要。

作者:永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