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遇汉服“误终身”

我清楚的记得,在那个枫藤初绿的盛夏,我不过一回眸,便遇到了为愿以此生守护的你–汉家服章。

长发飘飘,裙角微扬,永远一副端庄典雅的模样,透过那一眼,我似乎看到千年前,那盛世的模样。

我不知道,世上居然会有如此美丽的霓裳,更无法想象,曾经祖先穿过的又是怎样的倾城仪装。

自我成为一位同袍,便不再抱怨我为何不是少民后代,没有多彩的文化,不再抱怨汉族没有文化没有服装。因为我知道,我们汉族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我们汉文化博大精深,包罗万象,我们汉服是世间倾城霓裳,尽管曾经濒临灭亡,可如今,它依旧寻回汉家儿郎,依旧代表着汉家的衣装。

古时,有服章之美故为华,有礼仪之大故为夏。

华夏一词便是来源于汉家,虽然在历史的漫漫长河中,汉家文化和礼仪因朝代的更迭而被冲刷,可是在史册典籍中,我们依旧可以找回曾经的那个礼仪之邦,我们不愿成为赤裸的民族,不愿成为没有过去的民族,更不愿成为没有文化的民族,所以,我们以同袍互称,一路共勉,复兴已有十余年。

在这么多年里,没有人会放弃,没有人会忘却,每一位真正的同袍都珍惜着,因为我们知道,这 是上天赐予我们来之不易的情缘,既然相遇,又怎会轻言放弃,虽然我们都是仅仅一眼就迷恋上了它,但是我们都会倾尽一切去守护它,那怕是以生命为代价,也值得我去守护,只因,我是汉家儿郎,而你,是汉家服章。

我从自称同袍的那刻起,做的每件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说的每句话都会仔细斟酌,只因为,我不愿让人轻看我汉家服章与汉家儿郎,我不愿眼睁睁的看着汉家霓裳就此灭亡,所以,我尽最大的努力,为汉服复兴出力,尽管不大,但我相信,仍有着它该有的价值。一眼万年,此生不换,为了你,我会一直走下去。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未来千秋,与君携行!

作者:琼华姑娘

白酒是元清蛮夷外来之物

说完了华夏饮食文化的胡化,再说说中国饮酒文化的胡化。

中国人喝酒的资格最老。历史学家一致认为,中国的谷物酿酒起源于新石器时代,具体是在仰韶文化时期还是在龙山文化时期尚有争议,总之是洋人望尘莫及。

酒的种类,尧舜禹三代时就有澄酒,又称“清酒”,是久酿后又滤去酒糟的米酒;现在的日本还保留着中国古法酿造的清酒,不过又变成了日本文化的一个符号了。

还有醴酒,又称“醪糟”,是短期内酿成的连糟糯米酒;再有香酒,又称“鬯”,主要用香茅草加在米酒里浸泡的酒。这些酒,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浑浊。明朝中期的大才子杨慎曾有《临江仙》一首: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里的浊酒是相对于清酒而言的

在蒙元侵略以前,就是到南宋为止,我国的酒都是发酵酒,度数最多不高过二十度,大多是十度以下的米酒。米酒味道甘酸,但很是浑浊。米酒到宋代依然在民间流行,所谓“莫笑农家腊酒浑”说的就是这种酒。

因为米酒的浑浊,古时候,在比较正式的场合用的酒,是需要过滤澄清的,这个工序叫做“缩酒”。但米酒虽经“缩酒”,仍浑浊,所以想在西汉喝上清亮的酒是不可能的。

唐人饮酒,最常见的是酒体颜色发绿的浊酒,即白居易诗中的“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把浊酒经过加热再过滤,可以得到更高级的烧酒,这种酒酒体偏红,唐人喜欢称之为“琥珀色”。唐代酿酒的大师中,最有名的是太宗的名臣魏征,他曾经将自酿的“酃渌”“翠涛”进献给太宗皇帝,李世民很是喜爱,特地写诗为魏征的酒“做广告”:“酃渌胜兰生,翠涛过玉薤。千日醉不醒,十年味不败。”魏征酿的酒,是颜色偏绿的浊酒。

我国古代有清亮的白酒是后来的事了。蒸馏烧酒技术是蒙古西侵时期从波斯那里学来的带来的,非华夏之物,而华夏此前正统的汉酒一直就是酿造酒类,如米酒,黄酒和其他粮食酒,如今中国长江以南地区的汉人依然喜欢喝黄酒,尤其上海,苏南,浙江地区的汉人,而长江以北的汉人多喜欢饮用高度白酒,可见胡化的风气确实是,越往北受胡人的影响越大。

而在明代时从小说和其他来看虽然已经出现了烧酒,但是酿造酒在民间地位还是十分重要,尤其是在南方一带。

而真正把蒸馏烧酒发扬光大还是满清,满清入关侵占中国后,生于西伯利亚通古斯蛮荒之地的他们,对高浓度和极度抗寒的蒸馏酒更是情有独钟,因此入口辛辣、浑身发热的蒸馏酒又渐渐替代了香醇浓郁、后劲很足的发酵酒,成为了主流,直至今日。

目前蒸馏烧酒已经成为了严重毒害汉人的毒瘤,也是许多的恶性疾病之源,和餐桌陋习胡闹的源泉。

如明时还用袖子遮酒杯的谦虚饮酒还有投壶等游戏,而满清时期由于旗装的窄袖所以就失传了改为了大声喧哗的逼酒和猜拳之半野蛮之俗并且至今被西方人所耻笑,我汉人需要摒弃逢宴必醉的陋习,强健身体和保持清醒的头脑,拒绝用蛮夷的高度白酒自残的行为,恢复华夏汉宴的雅趣。

作者:昊炁文苑

汉本位思想

汉本位思想,或称华夏本位主义,简称汉本位,是一种以华夏民族为本位的民族主义思想,认为华夏民族为中国的根本,汉文化为中国文化之代表。主张汉族人应建立对传统汉文化的自尊、自信,肯定汉文化的价值。

汉本位思想与古代中国的传统思想: 华夷之辨 ,夷夏大防,是继承和发展的关系。

孔夫子曾深情的说:微管仲,吾其披发左衽矣!
翻译成汉代汉语就是:如果没有管仲尊王攘夷,保卫华夏文明(中国文明),我们就会像周围的蛮夷戎狄一样,披散着头发,穿左衽的胡服了,中国文明就消亡了。

中国长久以来汉族都占有绝对多数的人口,但经过蒙元、满清等外族殖民政权高压统治,传统汉文化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清国长期针对汉族士绅制造文字狱,以及实施薙发制度,严重削弱汉族的民族意识。

辛亥革命满清覆灭后,中国却仍然分裂,再加上日军侵华,兴汉运动亦因社会动荡而被搁置。

汉本位者通常会为某些为当代服务的历史观感到担心,认为过分强调民族融合论会消磨国人的道德,使国人缺乏族群认同,民族失去自尊自信,于是汉本位思想于近年再度兴起。

汉本位者认为向元或清的征服者投降并提供帮助和向日本的征服者投降没有任何区别,因为侵略者都来自其它文明并且对中国人进行屠杀,同时实行一定程度上的奴化政策,使得华夏文明被破坏,从而导致中国的落后。他们认为要让中国再次兴盛,必须全面复兴汉文化。他们主张复兴因历史因素而不正常消亡的汉族传统文化,例如汉衣冠、传统祭祀、宗庙祠堂,礼仪、风俗等。

汉本位者是一群热爱祖国,期盼民族复兴,重建汉唐盛世,有思想,有文化,有自信的,新时代的中国人。